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肺癌临床试验

肺癌免疫治疗临床试验的"超级应答者"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0-10-29肺癌临床试验7649

  肺癌免疫治疗临床试验的"超级应答者"

  68岁的朱迪·格雷(Judy Gray)面临四期肺癌的诊断时,对她的治疗选择新药的临床试验进行了大量研究。

  最终,朱迪决定在纽约市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参加一项免疫疗法临床试验,她的医生是医学博士保罗·派克(Paul Paik)。该试验正在测试一种新的免疫疗法药物,称为阿特珠单抗(也称为MPDL3280A),由罗氏(Roche)/基因技术。

  原来,我的免疫细胞非常繁忙,就像小吃豆子到处乱跑并吞噬了癌症!

  朱迪对治疗有惊人的反应,可以说她是免疫疗法的“超级反应者”。自最初诊断以来已有四年,而自开始免疫治疗以来已有两年,她仍然健康。

  肺癌患者朱迪·格雷(Judy Gray)

  癌症研究所于2015年8月采访了朱迪·格雷(Judy Gray)。

  回顾一下最刚确诊是什么情况

  朱迪: 回顾过去,被确诊近一年就有症状。我的臀部疼痛,后来出现了干咳。但我当时64岁了,也没当回事。最后,我在2011年2月去看了内科医生。她说:“没什么问题,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拍个X光片。” 然后在右肺发现可疑的东西。于是2011年3月上旬确诊转移性肺癌。

  那么它已经扩散到了除肺以外的地方吗

  朱迪:是的,它已经蔓延到我的两个髋骨,。然后大脑右顶叶2个小转移灶。然而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手术很好地治疗了脑转移。时至今日,还没有复发的迹象。

  您还有什么其他治疗方法?

  朱迪:各种化疗,好在一段时间内对各种化疗反应良好。不断换药。总还是有药可用。

  到2013年春季,肿瘤开始广泛转移,基本上穷途末路了。那时我都要联系临终关怀了。我的主治医师从那一年的ASCO(美国临床肿瘤学会)会议了解了那里关于免疫疗法以临床试验的好的消息。

  接下来你是怎么做的呢

  朱迪:接下就是学习。我要了解免疫疗法,找出研究者,临床试验入组流程。这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我很困惑也有压力。最终,我来到了纽约的Sloan Kettering纪念馆,在那里他们PD-L1抑制剂的,是我最好的选择。

  参加研究有任何限制吗

  朱迪: 对于此特定研究,您的肿瘤组织必须测试PD-L1阳性。必须提交活检组织进行测试,然后需要等待数周的时间才能发现样本是否为PD-L1阳性。有个失去挺逗的……嗯,实际上也不是多大事情,在那天下午,斯隆·凯特琳(Sloan Kettering)的临床试验医生通知测试结果。他说很抱歉,我是PD-L1呈阴性,无法参加临床试验。这是最后机会...我们很失落。当晚,医生又打来电话,说:“抱歉,搞错了,您实际上是PD-L1阳性。他把我跟另一个患者弄反了。

  您是如何找到该试验的

  朱迪:在网上搜信息。我的丈夫彼得为主,他成专家了。比如Clinicaltrials.gov。

  您最终如何决定将Roche / Genentech药物作为试验方法?

  朱迪:我们阅读各种检查点抑制剂,发现抗PD-L1与抗PD-1治疗的副作用较小。另外决定性因素,罗氏允许一个有脑转移病史的患者的参加。

  告诉我们获得免疫疗法药物的感觉以及它的作用

  朱迪:治疗本身不是问题。没有恶心或其他直接副作用。治疗后几天我开始发烧,白细胞降低。我在医院进行三天抗生素治疗。后来知道对免疫疗法反应好的患者在会表现出“流感样症状”,但一般不严重。

  第二次治疗后,我进行了一次PET扫描。与仅在六周前进行的影像比较,真是令人惊讶,肿瘤失去活性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后续CAT扫描显示肿瘤缩小,然后完全消失。

  自从我开始试用以来已经过去了两年多,而从我停止试用至今已经大约一年了。从那时起,一直没做抗癌治疗。我仍然每三个月进行一次CAT扫描,一切都保持稳定。有疤痕组织,但看不到活跃的肿瘤。奇迹一般。

  免疫疗法不仅挽救了我的生命,还使我过上了真实的生活。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鼓励其他患者争取这个新机会。

  告诉我们当您知道该药物有效时您在想什么

  朱迪:这太不可思议了。在开始临床试验之前,我一直在服用相当高剂量的麻醉药,以使我的疼痛程度可以忍受。开始免疫治疗后的几个月内,我不再需要止痛药了。这就像重新获得生命。

  但是每六周将进行另一次CAT扫描。你知道“吃惊”一词吗?每次扫描时,我们都担心这次魔术会结束,并且会出现一些新的转移或进展。但是魔力还在继续,扫描越来越好,然后所有的癌症迹象都消失了。但是,与癌症不同的是,这种丑闻从未消失。

  您会对正在考虑进行免疫治疗的另一位患者说些什么

  朱迪:我绝对会鼓励癌症患者进行免疫治疗。当然并非每个患有非小细胞肺癌的人都有出反应,即使在响应者中,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我所获得的惊人结果。但是与化学疗法相比,反应率往往更高,反应者的生存时间更长,副作用更少。免疫疗法不仅挽救了我的生命,还使我过上了真实的生活。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鼓励其他患者争取这个新机会。

  https://www.cancerresearch.org/immunotherapy/stories/patients/judy-gray

全球肿瘤医生网提醒患者: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包括cart细胞,树突细胞疫苗,NK细胞,TILs细胞,TCR t细胞治疗,癌症疫苗等技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获准在医院正式使用。国内患者可以参加正规临床试验,在医生的监管下使用,全球肿瘤医生网不推荐患者贸然尝试任何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的收费治疗。

本网站新闻资讯、文章、研究数据、治疗案例均来自于国内外医学论文,所涉及到的新药、新技术有可能还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患者不能作为治疗疾病的依据。癌症治疗目前尚无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或参加新药新技术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