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肺癌靶向治疗

肺癌靶向治疗,多款中国国产肺癌靶向药物疗效喜人,开启肺癌不化疗治疗的时代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1-08-19肺癌靶向治疗7371

  肺癌靶向治疗,多款中国国产肺癌靶向药物疗效喜人,开启肺癌不化疗治疗的时代

  近十年来,靶向药逐渐异军突起,发展壮大,迅速成为肿瘤治疗界的“新宠”,大有取代放化疗手段的趋势。这并不仅仅取决于靶向药的直接疗效,更多的是得益于靶向药的低毒及副反应小等优势。

  虽然目前肺癌尚无法彻底治愈,但随着越来越多抗癌药的出现,通过长期治疗控制肿瘤进展,将不治之症变成“慢性病“已成为可能。

  通常情况下这些上市的抗癌新药大多远在美国,价格昂贵,被称为“昂贵的国外专利药”。中国只有少数经济条件雄厚的患者能够前往美国接受治疗,而多数癌友们只能望药兴叹,白白错过最佳的药物治疗时机。

  值得庆幸的是,中国的科研人员经过不懈的努力,目前有几款自主研发的抗肿瘤新药正在临床招募中,这意味着,国内的患者终于有机会免费用上之前望尘莫及的天价抗癌药!

  ALK突变靶向药

  有效率83.3%!创新型二代ALK抑制剂CT-707堪称国药之光

  据统计,中国每年约有2~7万人罹患ALK阳性肺癌,占肺癌病人的3%~11%,虽然已有五款药物获批,但目前仅有克唑替尼,阿来替尼,色瑞替尼在国内上市,价格昂贵,可及性和高昂的费用这两大“拦路虎”使得很多癌症患者“望药兴叹”。

  近期,由我国首药控股自主研发的1类创新药CT-707,也是全新结构的二代ALK抑制剂在国际上大放异彩。在北京协和医院进行的Ⅰ期临床试验数据显示,不管是初治的患者,还是克唑替尼耐药的患者,CT-707的有效率均在85%以上,疾病控制率均为100%!这款药物堪称国药之光!

  目前,一项评价 CT-707 治疗克唑替尼耐药的晚期 ALK 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有效性和安全性的 二期多中心临床研究,由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牵头,全国共计36家中心正在招募患者。详细的入组标准请咨询无癌家园。

  EGFR突变靶向药

  新药TAK-788用于NSCLC EGFR 20ins突变疗效突出

  EGFR是肺癌最常见的突变类型,但在这类突变中,有一类比较罕见的突变亚型-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对于各类EGFR-TKI药物均不敏感,患者治疗难度很大。

  Mobocertinib(TAK-788,曾用代号AP32788)是武田制药研发的一款小分子EGFR/HER2抑制剂,日前美国FDA已授予突破性疗法认定(BTD)药物资格。2020年4月28日,AACR年会报道了1/2期临床试验的结果。

  Mobocertinib基于奥希替尼的骨架核心改进,大大提高了对EGFR 20外显子插入突变的活性,28例可供评估的EGFR 20外显子插入突变经治NSCLC患者,客观缓解率(ORR)为43%,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7.3个月。

  TAK-788治疗数据

  Mobocertinib 160mg每天一次剂量组的多数不良反应为1~2级,常见的不良反应有腹泻、恶心、皮疹、呕吐、食欲下降等。

  目前,Mobocertinib对比培美曲塞联合铂类一线治疗EGFR 20外显子插入突变复发性或晚期NSCLC患者的三期临床试验(NCT04129502)已经开展(美国4个临床点,西班牙1个)。

  针对EGFR 20ins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药物还有JNJ-6372,我们敬请期待这两种药物能够尽快上市,造福更多的癌友!

  疾病控制率100%,我国自主研发广谱新药JMT-101重磅登场!临床招募进行中

  非常振奋人心的是,2019年,我国自主研发的、专门针对EGFR ex20in患者的新药JMT-101已经获得批准投入临床试验!并且在2020年ASCO线上会议中,首次公布了这款药物治疗晚期结直肠癌患者的试验结果,疾病控制率达到100%,引起轰动。

  好消息是,目前JMT-101治疗多种实体瘤的Ⅰ期临床试验已经陆续开始。其中,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Ⅰb期试验正在招募患者,若想参加临床试验请咨询无癌家园医学部。

  KRAS突变靶向药

  KRAS是实体瘤中最常见的癌基因之一,大约30%的肿瘤都存在KRAS突变,包括90%的胰腺癌,30%~40%的结肠癌和15%~20%的肺癌。然而,KRAS靶向药却寥寥无几,KRAS一度成为无药可用的最难突变。

  9年磨一剑!疾病控制率80.6%!全球首款KRAS靶向药AMG-510突出重围

  经过数十年几乎不成功的研发,Sotorasib(AMG510)终于在2013年被研发成功,成为首个进入临床试验的KRAS抑制剂。

  就在不久前,5月28日,FDA批准Lumakras (sotorasib)用于治疗携带KRAS G12C突变且至少接受过一次全身性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这是目前唯一一款获得批准用于KRAS突变的靶向药,也称为科学人员突破KRAS“不可成药”的里程碑!

  Lumakras的获批,使得非小细胞肺癌靶向精准治疗又向前迈进一大步!

  经典案例

  这是一位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男,55岁,既往尝试过所有的治疗方案,包括化疗、厄洛替尼、PD1、dasatinib、M3541,均以失败告终,使用AMG510(360mg)后,肿瘤缩小67%。在用药18周后病灶消退到无法测量,已达到完全缓解状态!

  AMG-510治疗效果

  用不到AMG510怎么办?国药D-1553崛起,国内患者有救了!

  鉴于AMG510刚刚获批上市,国人还处于一药难求的迫切阶段,我国的药企也加大了关于KRAS靶点的新药研发进程。

  好消息是,针对KRAS g12c突变的各类实体瘤患者,一款国产新药物——D-1553已经正式开始招募患者了!希望参加的患者可以咨询无癌家园医学部了解该试验。

  KRAS g12c突变靶向药临床试验招募

  KRAS新锐MRTX849瞄准多种实体瘤,疾病控制率高达96%

  Adagrasib(MRTX849)是一款针对KRAS G12C突变体的特异性优化口服抑制剂,在非小细胞肺癌和结直肠癌及其他实体肿瘤治疗中展现出良好的疗效,有望成为继AMG510之后第二款获批上市的KRAS抑制剂。

  1、非小细胞肺癌:疾病控制率高达96%

  51名KRAS G12C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客观缓解率高达45%,这意味着将近一半的患者在接受Adagrasib(MRTX849)治疗后,肿瘤病灶缩小了30%以上,并且没有进展或扩散。

  51名患者中的49例实现了部分(PR)或完全缓解(CR)或疾病稳定(SD),疾病控制率高达96%。

  MRTX849治疗效果.

  使用 adagrasib 治疗前后的患者 CT 扫描。黄色箭头标记主要肿瘤的位置。

  2、结直肠癌:疾病控制率94%!

  在可以评估的18名大肠癌患者中,3例患者达到客观缓解,客观缓解率为17%,其中两例仍在接受治疗。

  其中17例患者(94%)疾病得到控制,其中12例患者仍在接受治疗。18名患者中有10例已经接受了4个月以上的治疗。

  3、其他实体肿瘤:疾病控制率100%

  在可评估的其他实体瘤的6名患者中,其中1例子宫内膜癌,1例胰腺癌,1例卵巢癌和1例胆管癌达到部分缓解。2名阑尾癌患者病情稳定。

  所有6名患者仍在接受治疗。这意味着疾病控制率达到了100%!

  ROS1突变靶向药

  缓解率高达100%,国产NTRK/ROS1抑制剂AB-106疗效喜人

  Taletrectinib(DS-6051b,国内代号AB-106)同样是一款NTRK/ROS1抑制剂,最初由日本第一三共株式会社研发,并由我国葆元生物引进国内,并开始进行中国中心的Ⅱ期临床试验。

  在本年度的ASCO会议上,研究者公开了AB-106中国中心临床试验的初步数据。截至2021年1月15日,已经有22例患者成功入组并接受了AB-106的治疗。

  这些患者的中位年龄为54.5岁,18.2%的患者存在中枢神经系统转移(脑转移);54.5%的患者曾经接受过系统的化疗,31.8%的患者曾经接受过克唑替尼治疗。

  根据目前公开的数据,未接受过克唑替尼治疗的患者中共有11例已经完成了第一次疗效评估,这些患者的整体缓解率达到了100%!

  在不良事件方面,AB-106治疗的不良事件发生率总计为81.8%,近1/5的患者在第一阶段治疗的过程中并未发生不良事件;3级或以上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率为13.6%,主要包括疲劳、白细胞减少和转氨酶升高,各1例。

  目前,AB-106的中国中心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有需求的患者可以联系无癌家园医学部了解详情,或进行入组申请。

  MET突变靶向药

  近年来,MET抑制剂的研究层出不穷,其中沃利替尼、Tepotinib和Capmatinib是目前研究数据相对较多的3个药物。

  中国首款MET靶向药——赛沃替尼,震撼上市

  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在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发生率为1%~3%,在肺肉瘤样癌(PSC)中的突变率却高达31.8%。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NSCLC对铂类为基础的化疗耐药率较高,因此患者预后也较差。赛沃替尼是中国自主原创的高度选择性口服MET抑制剂,一直有望成为我国首款MET靶向药。没想到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就在6月22日晚间,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官网显示,和黄医药研发的小分子MET抑制剂赛沃替尼(savolitinib,曾用名:沃利替尼)已在中国获批,这意味着中国迎来了首款获批的选择性MET抑制剂,这也是全球获批的第3款MET抑制剂。

  赛沃替尼的此次获批的适应症为间质-上皮转化因子(MET)外显子14跳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的非小细胞肺癌。

  赛沃替尼临床试验申请

  DCR达94.4%,伯瑞替尼治疗MET异常NSCLC前景广阔

  伯瑞替尼(PLB-1001,CBT-101)是一种有效的高选择性c-MET抑制剂,在体外和体内非小细胞肺癌(NSCLC)模型中均显示出优异的活性。

  在2020年AACR大会上报道了伯瑞替尼治疗c-Met异常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I期临床试验结果,研究共纳入37例经治但未接受c-Met抑制剂或HGF靶向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晚期NSCLC患者。研究分为剂量递增(19例)和剂量扩展(18例)两个阶段进行。

  研究结果显示,8例患者仅检出c-MET过表达,11例仅携带Ex14跳跃突变,8例仅检出MET基因扩增,另外10例患者检出不止一种MET变异。伯瑞替尼总体耐受性良好,未出现剂量限制性毒性。在所有36例可评估疗效的患者中,伯瑞替尼的客观缓解率(ORR)为30.6%(11/36) ,疾病控制率(DCR)为94.4% (34/36)。

  伯瑞替尼治疗数据

  综上,伯瑞替尼治疗c-Met异常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疗效可观,前景广阔。

  目前包括伯瑞替尼、谷美替尼在内的多款MET抑制剂新药的临床试验均在招募国内患者。

  由于药物种类较多,且部分药物尚未公开名称及具体数据,因此大家可以线联系无癌家园医学部进行咨询,由专业医学顾问指导大家进行选择。

  肺癌精准治疗,基因检测先行

  小编给大家介绍完这几款我国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后,大家不禁会想,靶向药既然这么好,那是否能够人人都适用呢?其实并非如此!这是因为不同患者携带的突变基因存在差异,因此用药前应该通过基因检测。基因检测能够帮助肿瘤医生针对不同分子变异类型的患者,选择适合他们的治疗方案,从而实行靶向药物治疗。

  肺癌可以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非小细胞癌又分为腺癌、鳞癌、腺鳞癌和大细胞癌,其中腺癌占主导地位,其次是鳞癌,而小细胞癌不到15%。

  临床对于肺腺癌研究的比较多,发病机制研究比较清楚,导致肺腺癌突变的驱动基因突变70%~80%已被发现。在亚洲人群里面,最常见的是EGRF突变,其次是ALK、ROS1、KRAS等。肺腺癌的国内外治疗指南里面都强调了要做基因检测。此外,“无检测,不治疗”已经成为肺癌专科医师“必需”的诊疗行为,这无疑更强调了做基因检测的重要性!

  肺癌各种基因靶点突变及概率

  对肺鳞癌来说,如果是活检小标本,不吸烟女性的肺鳞癌主张做基因检测,如果是吸烟的男性鳞癌,则指南不推荐做基因检测。相关文章:肺癌靶向治疗幕后的推手—基因检测,你所关心的问题都在这!

  小编有话说

  对于不同基因突变或不同类型的肺癌,都有不同的规范化的治疗方案。如果早期治疗,可以达到很好的疗效。对于晚期的患者,也同样应该接受规范化的正规治疗,这样不仅可以延长生命,而且还可以达到提高生活质量的目的。此外,

  所以确诊为是恶性肿瘤后,一定要带上所有的检查结果,去肿瘤专科医院进行会诊,请肿瘤科专家给出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这样才不会耽误您的病情。最后祝愿每位患者都能够早日康复,重新拥抱健康!

  参考文献

  1.https://www.eurekalert.org/pub_releases/2020-10/eofr-iok102320.php

  2.https://ascopubs.org/doi/abs/10.1200/JCO.2020.38.15_suppl.9519

全球肿瘤医生网提醒患者: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包括cart细胞,树突细胞疫苗,NK细胞

TILs细胞,TCR t细胞治疗癌症疫苗等技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获准在医院正式使用。国内患者可以参加正规临床试验,在医生的监管下使用,全球肿瘤医生网不推荐患者贸然尝试任何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的收费治疗。
本网站新闻资讯、文章、研究数据、治疗案例均来自于国内外医学论文,所涉及到的新药、新技术有可能还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患者不能作为治疗疾病的依据。癌症治疗目前尚无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或参加新药新技术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