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乳腺癌靶向治疗

三阴乳腺癌新药上市,靶向Trop2基因靶点的抗体偶联(ADC)药物Trop2抑制剂戈沙妥珠单抗(Trodelvy、Sacituzumab Govitecan)作为首款Trop2靶向药获批上市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2-06-13乳腺癌靶向治疗7131

  三阴乳腺癌新药上市,靶向Trop2基因靶点的抗体偶联(ADC)药物Trop2抑制剂戈沙妥珠单抗(Trodelvy、Sacituzumab Govitecan)作为首款Trop2靶向药获批上市

  戈沙妥珠单抗获批上市

  2022年6月10日,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官网发布的公告显示,Trop-2靶点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戈沙妥珠单抗(Sacituzumab Govitecan,Trodelvy)获得了批准在中国上市,用于治疗曾经接受过治疗2线治疗的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在患者的前线治疗中,其中至少1线为针对转移性疾病的治疗。

  根据2022年ASCO大会上公布的Ⅲ期ASCENT试验最新结果,与标准化疗相比,戈沙妥珠单抗能显著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与生存期,且2年生存率更高。

  试验纳入的患者均为既往接受过2线以上系统治疗的复发或难治性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根据ASCO上更新的研究结果,接受戈沙妥珠单抗治疗的患者整体缓解率31%;与接受标准化疗方案治疗的患者相比,戈沙妥珠单抗治疗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4.8个月 vs 1.7个月)、中位总生存期(11.8个月 vs 6.9个月)以及2年生存率(20.5% vs 5.5%)方面的优势都非常明显。

  在另一项Ⅰ/Ⅱ期试验当中,戈沙妥珠单抗治疗患者的整体缓解率为33.3%,中位总生存期13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5.6个月。

  戈沙妥珠单抗的历史数据

  根据此前公布的数据,戈沙妥珠单抗在多类癌症的治疗当中,都有不错的效果。

  1、三阴性乳腺癌

  整体缓解率:34.3%

  临床获益率:45.4%

  中位缓解持续时间:9.1个月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4.8个月(vs 化疗1.7个月)

  中位总生存期:11.8个月(vs 化疗6.9个月)

  (脑转移)

  整体缓解率:3%(vs 化疗0)

  疾病控制率:9%(vs 化疗3%)

  疾病稳定率:47%(vs 化疗31%)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2.8个月(vs 化疗1.6个月)

  3个月无进展生存率:41.4%(vs 化疗27.7%)

  9个月无进展生存率:9.0%(vs 化疗0)

  2、Trodelvy治疗尿路上皮癌

  整体缓解率:27.7%

  中位缓解持续时间:7.2个月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5.4个月

  中位总生存期:10.5个月

  3、Trodelvy治疗非小细胞肺癌

  整体缓解率:19%

  中位缓解持续时间:6.0个月

  中位无进展生存期:5.2个月

  中位总生存期:9.5个月

  Trop-2:去化疗时代的希望

  Trop-2是一种主要表达于上皮细胞的跨膜糖蛋白,在胚胎器官发育过程中有重要的作用。正常的情况下,角质形成细胞、肾脏、肺、卵巢和睾丸的细胞中,都可能表达Trop-2的mRNA,但表达量很低,只有在多种恶性肿瘤当中过表达。

  目前已经得到确认,存在TROP-2高表达的癌种,包括三阴性乳腺癌、小细胞肺癌、尿路上皮癌、非小细胞肺癌以及胃癌等。前面两款药物主要涉及了三阴性乳腺癌、尿路上皮癌以及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

  除了戈沙妥珠单抗以外,其它Trop-2抑制剂也有一些比较出色的数据公开。例如Datopotamab Deruxtecan(Dato-DXd,DS-1062)治疗有相关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初步缓解率数据为35%。

  TROP-2抑制剂为何如此重要

  从Trodelvy已经获批的三阴性乳腺癌适应症来说,Trop-2靶点之于三阴性乳腺癌,就像是Claundin 18.2之于胃癌、间皮素(MSLN)之于间皮瘤,其阳性率高达90%以上,相关药物对于改善患者的生存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除此以外,TROP-2在尿路上皮癌、小细胞肺癌等目前靶向治疗比较困难的癌症当中阳性率都比较高,在非小细胞肺癌中也有一定的检出率。Trodelvy的问世,带来的改变是具有突破性的。

  除了这款药物以外,还有许多其它药企的同靶点在研新药,同样已经在临床试验当中取得了不错的数据。

  什么是ADC

  相信大家都听过不少关于“生物导弹”抗体-药物偶联物(ADC)的“传说”。

  靶向治疗耐药了的患者,用同靶点的ADC,竟然仍有绝大部分患者获益;原本副作用比较重的靶向药物类型,“摇身一变”成了ADC,副作用竟然变少了很多……

  种种“传说”,让ADC成为了患者们心目中的新“救星”。

  那么这个“救星”、“生物导弹”,酒精是什么样的药物呢?

  事实上,ADC是一种在原有靶向或化疗药物的基础上再次升级的药物类型,与原有药物相比,这类药物具有更强的靶向性,对癌细胞的杀伤能力更加精准,因而具备了疗效更好、副作用更小的多种优势。从结构上来说,抗体-药物偶联物(ADC)由单克隆抗体、细胞毒性药物以及两者之间的连接物共3个部分组成。

  其中,抗体负责“精准制导”,抵达特定的环境(即部分特殊的与癌细胞相关物质浓度较高的部位)之后连接物断裂,释放出作为“武器”的细胞毒性药物(化疗药物或靶向药物),对癌细胞造成有效的杀伤。

  这样的特点使ADC药物具备了更强的靶向性,能够将更高的药物浓度集中于靶部位,一方面提升了对癌细胞的杀伤能力,一方面减少了药物对正常细胞的伤害,在提升疗效的同时降低了副作用。

  目前,多类新型靶向治疗药物都在招募受试患者参与临床试验,如果患者们需要尝试新药治疗,可以咨询基因药物汇了解详情,或进行申请。

全球肿瘤医生网提醒患者: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包括cart细胞,树突细胞疫苗,NK细胞

TILs细胞,TCR t细胞治疗癌症疫苗等技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获准在医院正式使用。国内患者可以参加正规临床试验,在医生的监管下使用,全球肿瘤医生网不推荐患者贸然尝试任何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的收费治疗。
本网站新闻资讯、文章、研究数据、治疗案例均来自于国内外医学论文,所涉及到的新药、新技术有可能还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患者不能作为治疗疾病的依据。癌症治疗目前尚无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或参加新药新技术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