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肿瘤医生网

欢迎来到全球肿瘤医生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癌症分类>>大肠癌» 正文

 

Ann Oncol :BRAF突变结直肠癌的诊治现状与展望

编辑:全球肿瘤医生网2017-08-04 10:10

 

BRAF突变结直肠癌的诊治现状与展望


Josep Tabernero教授来自巴塞罗那瓦尔德西布伦大学医院,是肿瘤内科的主任,Tabernero教授将于2018-2019年担任ESMO的主席。Tabernero教授在结直肠的靶向治疗领域领导了一系列的I-II期临床试验,近期,在ESMO官方杂志Annals of Oncology发表了一篇综述,全面介绍了BRAF突变的结直肠癌,现将主要内容进行了提炼。

RAS/RAF/MEK/ERK信号通路,也就是大家熟知的MAPK通路,在调控细胞增殖、分化、迁移、存活以及血管生成等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MAPK通路的异常激活在结直肠癌(CRC)的发生发展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RAF与BAS的激活性突变就是MAPK通路异常激活的机制之一。 8%-12%的转移性CRC具有BRAF突变,其中最常见的位点为BARF V600E突变。BRAF的突变可能会导致CRC对治疗耐药,并导致患者预后不良,尽管如此,BARF突变本身可以成为一个重要的治疗靶点。

CRC中的BRAF:临床转化之路

 

BRAF的预后价值

数项回顾性研究和meta分析显示,BRAF突变与特定的临床表型相关。BRAF突变的患者年龄较大,且一般为女性。BRAF突变CRC更常见于近端结肠、分化较差,且与微卫星不稳定性(MSI)相关、原发肿瘤体积较大。与BRAF野生型的CRC相比,BRAF突变的患者更常见的腹膜转移而肝肺转移较为少见。

尽管化疗提高了CRC患者的预后,但是,对于BRAF突变的CRC,化疗的缓解率和临床获益是很低的。数个研究显示BRAF突变(主要是V600E)是一个预后不良因素。在MSI CRC中,BRAF突变也是一个预后不良因素。在PETACC-3研究中,对于可以切除的CRC,BRAF突变患者的生存显著较差。在转移性的CRC中,BRAF突变同样具有预后意义,FOCUS研究的数据表明,BRAF突变患者的生存(OS)较差,但是无进展生存(PFS)在BRAF突变与野生组之间没有显著差异。针对CAIRO、CAIRO 2 和COIN三个临床研究的汇总研究显示,BRAF突变的患者,其OS和PFS均显著较差。当然,也存在另外一些不同的研究结论,FOCUS, PICCOLO 与 COIN的汇总研究显示,BRAF突变患者的OS较短,但PFS与BARF野生型患者无异,但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在这组患者中,BRAF突变患者接受的二线治疗者比例较低。BRAF突变状态同样影响着转移灶切除术后患者的预后,在180例接受肺转移灶切除的CRC患者中,BRAF突变患者的OS显著差于KRAS突变以及无突变的患者的OS,在接受肝转移灶切除的患者中同样观察到类似的现象。

 

BRAF的预测价值

在接受伊立替康或顺铂化疗的CRC患者中,BRAF突变并不能预测疗效。BRAF突变预测CRC接受EGFR单抗的治疗疗效的价值并未被完全确立。一些回顾性的研究显示,BRAF突变可能会导致对EGFR单抗的耐药。例如在接受西妥昔单抗-伊立替康,西妥昔单抗,帕尼单抗的患者中,BRAF突变的患者均不能产生缓解。从目前一些临床试验的数据来看,除了在PICCOLO研究中,在接受抗EGFR治疗的患者,BRAF突变的患者具有显著较短的PFS(非OS),其他试验均没有阳性结果,当然,这可能与这些研究中,BRAF突变患者的病例数较少相关。

Pietrantonio等一项包含10个临床研究、462例BRAF突变的患者显示,西妥昔单抗或者帕尼单抗相对于化疗或者最佳支持治疗并没有提高BRAF突变的转移性CRC的预后。Rowland等的meta分析没有纳入NORDIC、FIRE-3两个临床试验,Rowland的研究同时研究了BRAF无突变的患者,这个研究得出了Pietrantonio的研究不同的结论,即BRAF突变和非突变组使用抗EGFR治疗获益并没有显著差别。

所以,总的来说,BRAF突变并不能预测CRC患者接受化疗的疗效,对于预测抗EGFR治疗的疗效,目前还存在争议,但是初步结果提示BRAF突变的患者可能不会从西妥昔单抗或者帕尼单抗中获益

BRAF的抑制策略

 

单药治疗

鉴于BRAF抑制剂在BRAF突变的黑色素瘤中的良好疗效,BRAF抑制剂被用于治疗BRAF突变的CRC。但是,Kopetz等的研究表明,在21例BRAF V600E突变的患者中转移性CRC患者接受威罗菲尼治疗后,仅一例患者取得了部分缓解(PR),7例患者取得疾病稳定状态(SD),中位PFS仅为2.1月。与BRAF突变的黑色瘤相比,BRAF突变的CRC接受接受威罗菲尼似乎收效甚微

BRAF抑制剂治疗抵抗

基础研究表明,有很高的EGFR活化水平的CRC细胞系接受BRAF抑制剂处理后会出现MAPK通路的再度激活,从而导致其对BRAF抑制剂的耐药。在临床前期试验中,使用厄洛替尼或者西妥昔单抗可以恢复细胞对BRAF抑制剂的敏感性。这些研究结果提示,EGFR的活化以及PI3K通路的异常激活可能是BRAF抑制剂耐药的机制。因此,联合EGFR抑制剂或者PI3K抑制剂可能是克服BRAF抑制剂的一个重要策略。

联合用药克服BRAF抑制剂耐药

 

联合靶向BRAF与EGFR

BASKET试验评价了威罗菲尼联合西妥昔单抗治疗转移性CRC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27例患者BRAF突变的患者接受了治疗,大约一半的患者的肿瘤缩小,1例达到部分缓解标准,中位PFS和OS分别为3.7和7.1个月,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患者前期接受过大量的治疗。此外另外的临床研究也证明了类似疗法的疗效。

 
联合靶向BRAF与MEK

联合靶向BRAF与MEK在黑色素瘤中证明优于BRAF抑制剂单药治疗。一项包含43例BRAF V600E突变的研究中,患者服用BRAF抑制剂达拉非尼和MEK抑制剂曲美替尼,反应率可达12%(1例CR和4例PR),24例患者取得疾病稳定。提示联合BRAF抑制剂与MEK抑制剂有望有效治疗BRAF V600E突变的CRC。

 

多药联合治疗

达拉非尼、曲美替尼联合帕尼单抗治疗BRAF突变的患者也取得不错的疗效,在35例BRAF突变患者中,反应率可达21%。BRAF抑制剂encorafenib、PI3K抑制剂alpelisib联合西妥昔单抗治疗28例难治复发的BRAF突变的CRC取得了不错的疗效,缓解率达17.9%,PFS为4.2个月。此外,伊立替康、威罗菲尼联合西妥昔单抗治疗BRAF突变的CRC取得了喜人的疗效,缓解率达35%,中位PFS可达7.7个月

点评

BRAF突变的CRC患者具有独特临床病理特征,接受标准化疗、西妥昔单抗以及威罗菲尼单药治疗均不能取得较好的疗效。目前,多个评价联合用药治疗BRAF突变CRC的研究提示,联合用药治疗是有望提高BRAF突变CRC治疗效果。


因数据迁移导致部分文章丢失,对患者表示歉意,我们正在抓紧补救,您如果有想要资讯的问题,请联系我们医学顾问,我们会免费帮您解答!希望大家体谅!

为您推荐


版权所有·北京环宇达康医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京ICP备1304275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088

CopyrightGlobe Cancer, All Rights Reserved

提示:本网站只为患者提供疾病资讯服务和医生咨询服务,任何关于疾病的咨询建议均为参考意见,

由患者、医院和主治医师决定和实施治疗方案,本网站和咨询医师不承担由咨询行为引起的法律责任。

keywords:A45肿瘤治疗 A45肿瘤治疗 肿瘤基因检测 肿瘤基因检测 日本细胞免疫治疗 日本细胞免疫治疗 电场治疗 电场治疗 A45治疗 A45治疗 古巴肺癌疫苗 古巴肺癌疫苗 CIMAvax肺癌疫苗 CIMAvax肺癌疫苗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