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肿瘤医生网
欢迎来到全球肿瘤医生网!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合作会诊平台
乳腺癌为全球妇女高发的恶性肿瘤之一,全球每年新发病例达138.4万,约45.8万患者死于乳腺癌。我国每年约有16.9万女性患乳腺癌,是女性第二位最常见恶性肿瘤。CDK4/6抑制剂的出现,起到了关闭癌细胞分裂“开关”的作用,从而得以大大减慢细胞的分裂速度,并进一步控制癌细胞的恶性增殖。目前获批的用于乳腺癌的CDK4/6抑制剂有两种:帕博西林和瑞博西林,今天让我们一起学习下乳腺癌首个CDK4/6抑制剂--帕博西林。

乳腺癌新药IBRANCE(帕博西林)——首个CDK4/6抑制剂

2015年2月辉瑞公司宣布,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已经加速批准了IBRANCE® (Palbociclib,帕博西林)联合Femara®(letrozole,来曲唑)

辉瑞IBRANCE(palbociclib)获FDA加速批准,扭转晚期乳腺癌进展

2015年2月3日,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加速批准了IBRANCE®(palbociclib)联合来曲唑作为内分泌治疗为基础的初始方案用于治疗ER+/HER2-绝经后晚期乳腺癌。

临床试验编号:PALOMA-1

IBRANCE联合来曲唑治疗ER+/HER2-初治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较单药来曲唑延长了患者PFS(无进展生存期)。IBRANCE联合来曲唑治疗ER+/HER2-初治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较单药来曲唑延长了患者的PFS。接受IBRANCE联合来曲唑治疗实质性的改善了患者的PFS,联合组患者的中位PFS为20.2月,而接受来曲唑单药治疗患者PFS为10.2月。研究者评价的可测量病灶患者中,接受IBRANCE联合来曲唑治疗患者的总体缓解率显著高于来曲唑单药组(55.4% vs 39.4%)了解更多>

临床试验编号:PALOMA-3

此次批准是基于一个国际的,随机,双盲,平行组,多中心研究比较pal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与安慰剂联合氟维司群在无进展生存期(PFS)方面的改善。 实验设计: 入选的妇女在既往的辅助治疗或转移性内分泌治疗中或之后为HR阳性,HER2阴性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并有疾病进展。 共521名绝经前和绝经后妇女被随机分配(2:1)到pal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或安慰剂加fulvestrant直到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了解更多>

临床试验编号:PALOMA-2

实验设计: 研究纳入666例绝经后既往未接受针对晚期系统性治疗的乳腺癌患者,按2:1随机分配到帕博西尼联合来曲唑或安慰剂联合来曲唑,28天一疗程,直至疾病进展,撤回知情同意或死亡。
研究结果: 至2016年2月26日,共发生331例PFS事件。两组基线特征相似。中位PFS为24.8月(P+L)比14.5月(安慰剂+L)(HR=0.58 [0.46–0.72], P<0.000001)。P+L组改善ORR(42.1%比34.7%, P=0.031; 可测量病灶者55.3%比44.4% [P=0.013])。OS数据尚未成熟,待进一步分析。了解更多>

使用IBRNCER需检测CDK4/6基因是否突变

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6(Cyclin-dependent kinases 4 and 6,CDK4/6)是细胞周期的关键调节因子,在G1期到S期(G1-to-S-phase)的过渡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CDK4/6在许多癌症中均过度活跃,导致细胞增殖失控。目前认为,CDK4/6抑制剂的作用是能够选择性抑制CDK4/6,恢复细胞周期控制,从而阻断肿瘤细胞增殖。还会刺激免疫系统攻击和杀死癌细胞。此外,当将这类药物与其它免疫疗法药物联合使用时,抗癌效果能够变得更强。患者需接受基因检测判定是否可以接受靶向药物治疗。。

相关临床试验(CDK4/6基因患者可申请)

Palbociclib联合他莫昔芬一线治疗转移性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 NCT02668666 )

实验地点:
1、威斯康星大学医院和诊所
2、明尼苏达大学癌症中心

这是一项非随机,开放标签,单臂,多中心的II期研究,在HR(+)/ HER2( - )晚期乳腺癌患者中,palbociclib联合他莫昔芬治疗未曾接受过全身性抗癌治疗的晚期/转移性疾病。

Palbociclib,来曲唑和曲妥珠单抗治疗雌激素受体阳性和HER2阳性II-III期乳腺癌患者( NCT02907918 )

实验地点:
华盛顿大学斯特曼癌症中心

该II期临床试验研究了palbociclib,来曲唑和曲妥珠单抗在治疗雌激素受体(ER)阳性和HER2阳性II-III期乳腺癌患者手术前的效果。Palbociclib可以通过阻断细胞生长所需的一些酶来阻止肿瘤细胞的生长。来曲唑等药物可以减少身体产生的雌激素的量。单克隆抗体如曲妥珠单抗可能干扰肿瘤细胞生长和扩散的能力。

拒绝海外药品代购,正规海外就诊治疗

购药市场风险

假药风险:抗癌药物代购市场极为混乱,药品来源复杂,仿制药冒充原研药,违法加工原料药,药品有效期混乱,药品来源难以溯源,市面上还充斥大量假药,国内患者防不胜防;
交易风险:通过网络代购无法当面交易,交易方式为先钱后货的方式进行交易,交易风险极大。极有可能出现付款后拿不到药,代购无法联络,药品有效期已过,药品版型不对等风险,耽误患者治疗;
保温风险:一些针剂药物需要2-8度恒温保存,网络代购一般通过普通海鲜保温箱快递,在快递过程中,存在保温不好,温度过高,药物失效的风险。
治疗风险: 由于患者拿到的药物不是从正规医院、诊所或药店获得,来源不明,药物成分不明,存在假药或者伪劣药的可能,或者可能无法得到药物的有效治疗,内地医生也无法验证药物的治疗效果,导致患者丧失治疗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