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400-666-7998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大肠癌

大肠癌靶向药物,结直肠癌靶向药有哪些,EGFR抑制剂治疗结直肠癌,疾病控制率最高可达100%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0-11-12大肠癌7401

EGFR是结直肠癌治疗中的重要靶点,也是结直肠癌诊疗指南中推荐患者检测的7个靶点之一。

  大肠癌靶向药物,结直肠癌靶向药有哪些,EGFR抑制剂治疗结直肠癌,疾病控制率最高可达100%

  结直肠癌,或统称为大肠癌,不论是在我国还是世界范围内,都是发病率位居第三的严重恶性肿瘤。根据我国的流行病学统计结果,结直肠癌的发病率在所有恶性肿瘤中占比接近10%,且正在逐年上涨。

  目前,已经获得FDA批准应用于结直肠癌患者的靶向及免疫治疗药物数量很多,其中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和抗血管生成类药物超过一半。除了抗血管生成类药物的靶标VEGF/VEGFR以外,还有许多靶标具备良好的治疗实力或潜力,如已经明确可以用于结直肠癌治疗的靶标如EGFR、BRAF等,以及有药物在研、但仅仅取得了初步成果的、比较“难治”的突变类型KRAS等。

  EGFR是结直肠癌治疗中的重要靶点,也是结直肠癌诊疗指南中推荐患者检测的7个靶点之一。

  EGFR基因突变:突变率约20%的常见突变类型

  在肺癌中,EGFR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老牌”靶点,患者数量众多、获批药物也最多。而在结直肠癌的治疗中,EGFR突变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其突变率在20%~25%左右,患者数量众多。

  一项由我国研究者进行的、统计EGFR突变型患者病理特征和预后的研究结果显示,EGFR在男性患者中的阳性表达率显著高于女性患者,且多表现为Ⅲ、Ⅳ期的晚期结直肠癌,发生淋巴结转移的比例更高,且患者发生远处转移的风险明显更高。

  就生存期来说,在相同条件下,EGFR阳性的患者与阴性患者的总生存期并没有明显的差异。

  获批药物较多,在研药物潜力可期

  与KRAS等常见突变型的患者相比,EGFR突变最大的优势在于,已经有西妥昔单抗和帕尼单抗两款药物获批、且疗效比较确切,患者的治疗不会太过“迷茫”。

  目前已经获批用于结直肠癌的EGFR抑制剂包括:

  西妥昔单抗(Cetuximab,Erbitux)

  适应症:

  EGFR阳性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伊立替康治疗后仍进展(与或不与伊立替康联用)。

  在纳入了近1200例患者的CRYSTAL研究中,接受西妥昔单抗+FOLFIRI方案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8.9个月,总生存期19.9个月;仅接受FOLFIRI方案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8.0个月,总生存期18.6个月。

  但西妥昔单抗的治疗并不适用于发生了RAS突变的患者。同样是在CRYSTAL试验中,RAS阳性亚组患者中,接受联合方案治疗的患者整体缓解率为31.7%,中位无进展生存期7.4个月,中位总生存期16.4个月;而单独接受化疗的患者整体以缓解率36.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7.5个月,中位总生存期17.7个月。西妥昔单抗的应用并未能改善患者的生存期,其它类似的研究也得到了相似的结果。

  帕尼单抗(Panitumumab,Vectibix)

  适应症:

  KRAS阴性的转移性结直肠癌一线治疗方案(与FOLFOX联用);

  RAS阴性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氟尿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治疗后仍进展;

  EGFR阳性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氟尿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治疗后仍进展。

  在PRIME研究中,接受帕尼单抗+FOLFOX方案联合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9.6个月,中位总生存期为23.8个月;仅接受FOLFOX方案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8.0个月,中位总生存期19.4个月。

  但亚组分析结果显示,帕尼单抗同样不适用于发生了KRAS突变的患者。与单独使用FOLFOX化疗方案治疗的患者,接受帕尼单抗+FOLFOX治疗的KRAS突变阳性结直肠癌患者,总生存期反而更短。

  国研新药JMT-101,疾病控制率高至100%

  在目前的临床上,有许多针对EGFR突变的、颇具潜力的新药正在进行临床研究并招募患者,如我国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物JMT-101,在结直肠癌的治疗中已经取得了比较理想的疗效数据。根据2020年ASCO上公布的数据,接受JMT-101+mFOLFOX6方案治疗的患者,整体缓解率达到57.1%,疾病控制率更是达到了100%!

  目前,JMT-101治疗EGFR突变的结直肠癌患者的临床试验已经在国内开展,大家可以将病例资料发送至招募中心邮箱(doctorjona0404@gmail.com),或咨询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热线(400-666-7998)以获取更多咨询。

  结直肠癌最常见的突变,竟然也是最难治的突变类型之一

  与目前已经获批的两款EGFR抑制剂相同,JMT-101同样要求患者不具备RAS突变,以确保患者能够获得更好的疗效。

  RAS突变包括KRAS、HRAS、NRAS多种类型,其中KRAS突变占比最高,在所有结直肠癌患者中约占32%~40%,其他突变型约占16.7%~23.4%。

  具有KRAS突变的患者发生复发与转移的风险更高,肿瘤侵袭性更强、患者预后更差。通常情况下,KRAS突变发生在肿瘤恶变的早期,原发灶与转移灶的KRAS突变表达状态高度一致。一般认为,KRAS基因的表达状态不会因治疗而发生变化。

  但RAS突变的一大特点在于,这一突变型的患者很难从EGFR抑制剂的治疗当中获益。而针对RAS突变,目前有一款极具潜力的新药正在进行临床研究,即KRAS抑制剂AMG510。

  临床上,针对KRAS靶点的研究超过30年,一路磕磕碰碰,遭遇了不少波折与失败。AMG510是首款冲破障碍、抵达了临床阶段的KRAS G12C抑制剂,已经在临床前研究与初步的人体研究中展现出了一定的疗效,并被FDA指定为孤儿药,为患者带来了希望。

  目前,AMG510的临床试验尚未正式进入国内,但已经处于筹备阶段,计划首先从非小细胞肺癌的适应症开始,逐步突破。有兴趣的患者的可以持续关注我们,以获取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