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肺癌靶向治疗

肺腺癌软脑膜转移治疗案例,MET抑制剂三线治疗帮助患者从卧床难起到基本自理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1-12-15肺癌靶向治疗7467

  肺腺癌软脑膜转移治疗案例,MET抑制剂三线治疗帮助患者从卧床难起到基本自理

  软脑膜转移(LM)是中枢神经系统转移(CNS)的一个非常特殊的部位,在肺癌当中发生率约5%,被称为最严重的并发症之一,患者的预后极差。

  这个部位本身是有着重重“屏障”保护的,绝大部分情况下癌细胞并不容易进入。但一旦有癌细胞突破保护、定植其中,在此增殖并形成病灶,原本的“重重保护”,就会变成治疗过程中的“重重阻碍”。绝大部分药物难以进入其中,无法发挥理想的疗效。

  这一次,我们与大家分享的一份病例来自日本。一名转移性肺腺癌二代患者,在治疗的过程中逐渐进展,中枢神经系统的疾病逐步恶化,最终发展至软脑膜转移。至第三线治疗,这位患者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案,从卧床不起的严重状态,恢复到临床缓解了!

  从卧床难起到基本自理,三线靶向方案成功"保命"

  患者女性,77岁,被诊断为转移性肺腺癌,确诊时存在胸左上叶病灶、纵隔淋巴结转移及多发的骨转移。基因检测的结果显示,患者EGFR、ALK、ROS1均为阴性,但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阳性。

  当时临床上并没有靶向治疗方案,因此患者接受的是派姆单抗(帕博利珠单抗)+卡铂+培美曲塞的一线治疗方案,为期1年。一线进展之后,患者开始接受多西他赛+雷莫芦单抗的二线方案治疗,持续了6个月。

  但在二线治疗期间,患者出现了食欲不振以及头痛。当时,医生在体格检查当中发现她的颈部有异常的僵硬,复查胸部CT,显示疾病进展至肺淋巴管。进一步的颅脑MRI显示,患者小脑皮层和沟存在增强的病变信号,提示软脑膜转移。

  因此,患者接受了全脑放疗。但治疗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效果,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相关症状持续恶化,甚至出现了其它的更严重的症状,例如跌倒和谵妄。最明显的一个改变是体力评分,患者的ECOG评分从2分增涨到了3分,意味着患者已经从基本自理、超过一半时间可以起床自由活动,发展到了仅能部分自理、超过一半的时间卧床。

  一切情况都在持续地恶化,唯一的转机是一款新药的获批——当时,特泊替尼(Tepotinib)终于在日本获批,医生立刻为这位患者用上了新药。就此,患者的三线治疗终于用上了靶向方案,特泊替尼单药治疗。

  治疗仅仅1个月,患者的中枢神经系统症状就取得了明显的改善,活动状态评分更是从3分恢复至1分,甚至能够恢复一些轻体力活动与家务,完全能够自由走动了!

  特泊替你治疗肺腺癌前后对比

  图左(A)为特泊替尼治疗前的胸部CT,图右(B)为特泊替尼治疗后的胸部CT。

  特泊替你治疗肺腺癌脑转移前后对比

  图左(A)为特泊替尼治疗前的颅脑MRI,图右(B)为特泊替尼治疗1个月后的颅脑MRI。

  这位患者先后使用过免疫治疗以及靶向治疗,效果都不理想。直至最危重的软脑膜转移,患者终于等到了靶向治疗方案,并最终取得缓解。活动能力也从长时间卧床,缓解至能够基本自理。

  特泊替尼是一款MET抑制剂,首先于日本获批,目前已经在中国、美国等多国获得批准。这款药物为多种MET异常的患者们带来的,是和案例当中这位患者一样的希望。 

  什么是MET基因突变

  MET是一种基因的缩写,中文名称为酪氨酸激酶受体,由这种基因控制合成的蛋白质名称为c-MET。常见的MET异常类型包括MET过表达、MET扩增和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三类。

  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MET作为原发致癌突变时的占比并不高,大约在2%~4%;但超过20%的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因继发的MET异常而产生了耐药,两者综合起来,MET异常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数量非常庞大。

  MET异常患者的既往疗效如何

  整体来说,这类患者对于各种治疗方案的敏感性并不高。根据一项在WCLC上公开的报告,接受克唑替尼治疗的MET外显子14(MET ex14)跳跃突变患者整体缓解率21%,其中半数的患者仅仅持续了2.2个月的治疗,真正能够有效获益的数少数;接受铂类化疗和免疫治疗的患者缓解率更低,分别仅有9%和7%,其中半数的患者持续治疗的时间仅为2.8个月和2.4个月。

  而MET抑制剂的问世,有力地扭转了这种治疗困境。

  2020年至2021年初,特普替尼和卡马替尼两款MET抑制剂先后获批上市。这两款药物的响应率远超现有的其它药物,其中特普替尼治疗的整体缓解率达到42.4%,卡马替尼治疗的整体缓解率达到了67.9%,两款药物的疾病控制率均超过了90%,且缓解持续时间分别达到了12.39个月和9.72~11.14个月。

  今年6月获批的我国首款MET抑制剂沃利替尼,治疗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患者,整体缓解率为49.2%,疾病控制率达到了93.4%,中位缓解持续时间9.6个月。

  同样由我国自主研发的伯瑞替尼,在Ⅰ期临床试验中的整体缓解率也达到了30.5%。这款药物的Ⅱ期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有需求的患者可以将联系方式及病历资料发送至招募中心邮箱(doctorjona0404@gmail.com),我们会安排专业的医学顾问为您审核。

  就目前公开了临床试验数据的这4款MET抑制剂来分析,它们有一个非常亮眼的特点——疾病控制率都接近90%或更高。很显然,能够得到一种更匹配的药物的治疗,对于癌症患者的治疗结局来说意义重大。

  伯瑞替尼治疗数据

  图中数据截至2019年,仅供参考。

  不同类型的MET异常,治疗有什么差异

  即使是使用MET抑制剂,也并非所有MET异常的患者都能取得最理想的疗效。根据目前已有的药物临床试验及研究结果,MET扩增和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两类异常的患者,使用现有药物的治疗效果相对较好。

  在MET过表达、MET扩增和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的三类患者中,伯瑞替尼治疗的整体缓解率分别为30.6%、41.2%和66.7%;

  克唑替尼治疗MET扩增患者整体缓解率16%,治疗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的患者整体缓解率32%;

  卡马替尼治疗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整体缓解率可以达到67.9%;

  一项使用奥希替尼+沃利替尼治疗第一、二代EGFR耐药后发生MET扩增的非小细胞肺癌的研究结果显示,联合用药方案治疗的整体缓解率为52%;

  在前期研究中,沃利替尼治疗不同类型的MET异常患者,疗效也存在一些差异。

  沃利替尼治疗数据

  这样的差异,凸显了个性化治疗对于MET异常患者的重要性。

  国内新药临床试验招募进行中,免费用药的机会来了

  目前,包括伯瑞替尼在内的多款MET抑制剂新药的临床试验均在招募国内患者。由于药物种类较多,且部分药物尚未公开名称及具体数据,因此大家可以线联系基因药物汇-临床新药招募中心进行咨询,由专业医学顾问指导大家进行选择。

  有意向申请临床试验的患者,也可以将联系方式连同患者病历资料发送至新药招募中心邮箱(doctorjona0404@gmail.com),由我们安排专业医学顾问与您联系。

  希望每位患者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特效药”,收获“长生”!

  文中案例来源

  Lazarus Response to Tepotinib for Leptomeningeal metastases in a Patient With 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Positive Lung Adenocarcinoma: Case Report

全球肿瘤医生网提醒患者: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包括cart细胞,树突细胞疫苗,NK细胞

TILs细胞,TCR t细胞治疗癌症疫苗等技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获准在医院正式使用。国内患者可以参加正规临床试验,在医生的监管下使用,全球肿瘤医生网不推荐患者贸然尝试任何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的收费治疗。
本网站新闻资讯、文章、研究数据、治疗案例均来自于国内外医学论文,所涉及到的新药、新技术有可能还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患者不能作为治疗疾病的依据。癌症治疗目前尚无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或参加新药新技术临床试验。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 最新靶向药物
  • 最新临床试验
  • 国内外资讯
  • 肿瘤前沿进展

扫码添加

癌症病友群
  • 相互交流病情
  • 权威资讯报道
  • 肿瘤专家分享
  • 定期直播义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