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水临床试验

超过20%的癌症患者, 正在或即将经历这种痛苦

许多类型癌症的患者,在整个疾病的发展过程中都可能出现腹水这种症状。我国现存癌症患者数量近1800万,其中合并腹腔转移或已经发生了恶性胸水、腹水的患者,占比接近20%。 部分主要原发部位在胸腹腔内的癌种,如腹膜癌、肺癌、卵巢癌、肝癌等,发展至晚期出现恶性胸腹水的风险非常高,部分癌种甚至可以达到60%以上。

“癌性腹水”究竟是什么?

腹水又叫“腹腔积液”。正常生理情况下人体腹腔内会存在少量的液体(少于200 mL),为肠道蠕动起润滑作用。当腹腔内液体因某些病理因素而增加,直至超过200 mL的时候,就成为了病理状态下的“腹腔积液”,也就是腹水。
因为癌症而导致的腹水被称为“癌性腹水”,又叫“恶性腹水”,属于腹水当中的一种。癌细胞转移并定植于腹腔内,是患者发生癌性腹水最主要的原因。同时,癌性腹水也是各类癌症发生腹腔转移之后最主要的症状表现。
换句话说,腹水并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一种因各类疾病而导致的症状。这也就解释了部分患者的疑惑,为什么抽过腹水之后不久,腹水又会再次出现。 如果原发疾病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腹腔内癌细胞、病灶没有被清除,那么腹水自然也会不断地出现。

怀疑有腹水,需要做什么检查?

体格检查
体格检查是初步确认患者是否存在腹水的初步检查手段。虽然简便易行,但是只能发现比较大量的腹水。 比如,叩诊中移动性浊音为阳性时,提示患者腹腔内游离腹水量>1000 mL;液波震颤阳性,提示患者液量在3000~4000 mL以上。 如果是患者自述不适,腹水量也会在大约1500 mL以上。
超生/CT检查

体格检查是初步确认患者是否存在腹水的初步检查手段。虽然简便易行,但是只能发现比较大量的腹水。 比如,叩诊中移动性浊音为阳性时,提示患者腹腔内游离腹水量>1000 mL;液波震颤阳性,提示患者液量在3000~4000 mL以上。 如果是患者自述不适,腹水量也会在大约1500 mL以上。
实验室检查

体格检查是初步确认患者是否存在腹水的初步检查手段。虽然简便易行,但是只能发现比较大量的腹水。 比如,叩诊中移动性浊音为阳性时,提示患者腹腔内游离腹水量>1000 mL;液波震颤阳性,提示患者液量在3000~4000 mL以上。 如果是患者自述不适,腹水量也会在大约1500 mL以上。。

NO1.引流

引流是癌性腹水最主要的局部外科治疗手段之一,也是最直接、最快捷解决腹水带来的痛苦的方法,主要分为穿刺抽液引流和留置引流管引流两种方式。当大量液体影响患者的呼吸,或者患者腹胀症状非常严重、疼痛难以忍受的时候,可以采取引流的方式,快速缓解患者的痛苦。
引流也分为穿刺以及置管,一般来说,需要反复引流,又没法接受腹腔静脉分流术等手术的患者,可以考虑置管引流。
但单纯采用抽液治疗仅改善症状,并不能控制患者疾病,通常会在1~3天内复发,治标不治本。且反复抽液或长期引流会导致患者蛋白质大量流失,同时增加腔内感染或气胸等其它并发症的风险,因此必须配合其它治疗手段,对患者疾病进行控制或治疗。

NO2.利尿剂

利尿剂直接作用于肾脏,通过抑制肾小管对于水、钠的重吸收,促进电解质与水的排泄,使尿量增多。钠的排泄量增加,血管内外达到负钠平衡,能够减少患者的腹水量。 但利尿剂并非一定能缓解患者的症状,根据文献报道,利尿剂治疗恶性腹水的缓解率仅约44%左右。使用利尿剂常见的不良反应包括低钠血症、低钾血症、高尿酸血症等,因此在治疗过程中必须重点关注患者的电解质和尿素水平,避免发生电解质紊乱。部分药物可能造成肝毒性,不适用于部分晚期肝癌患者。

NO3.胸腹腔内药物治疗

胸腹腔内药物治疗包括化疗、硬化剂、生物制剂治疗等。在治疗方式方面,如热灌注化疗(当然也包括热疗)等手段也能够提升局部药物治疗的疗效。 化疗是晚期癌症最重要的治疗手段之一,同样也是癌性胸腹水患者不可或缺的治疗方式。与全身用药的方案相比,局部注射的化疗方案能够更有针对性地提高患者局部的药物浓度,在增强疗效的同时减轻毒性反应。通过杀伤癌细胞、控制癌症的发展,可以减少胸腹水的生成,因此与利尿剂治疗和局部引流等方式相比,胸腹腔内化疗更具备“治本”的效果。 局部化疗的药物通常应根据患者的原发病灶类型及药物敏感性综合考虑决定。目前临床上常用的化疗药物包括顺铂、卡铂、奥沙利铂、紫杉醇、表柔比星等,其缓解率通常在40%~60%左右,患者的治疗需求仍高度未满足。

用于治疗腹水的靶向或免疫手段有哪些?

①EpCAM+CD3,靶向+免疫“双抗”

既然要用精准治疗的手段来治疗腹水,那么最重要一点自然是,找到合适的靶标。 人上皮细胞粘附分子(EpCAM)是一种Ⅰ型跨膜糖蛋白,会表达于正常体细胞上,但在正常情况下被一些特殊的机制屏蔽了功能,不会发挥作用。在一部分类型的癌细胞(如卵巢癌、胃癌、结肠癌、胰腺癌、前列腺癌、肺癌和子宫内膜癌细胞)的表面,多至覆盖整个细胞,是常见的表达最强的肿瘤相关抗原之一。 大家可以参考Claudin 18.2这个胃癌的“新星”靶点来理解EpCAM在癌细胞中的异常表达和其作为靶向治疗药物靶标的机理。 引起恶性腹水的上皮癌细胞中,EpCAM的表达普遍上调;但人体正常的腹腔内层为间皮起源,EpCAM的表达很低。这样的表达差异使EpCAM成为了一个用于治疗恶性腹水的良好靶标,一些腹腔注射的靶向药物治疗恶性腹水的理论基础正是基于此。

②TILs

TILs是肿瘤浸润性淋巴细胞的缩写,指一类能够向肿瘤组织迁移的淋巴细胞。与普通的淋巴细胞相比,这些细胞对癌细胞的识别能力更强,距离“杀伤癌细胞”的目标更近一步。 单一机构的研究显示,从肿瘤病灶分离出的淋巴细胞中有超过60%能够识别癌细胞,而从血液中分离出的淋巴细胞,能够有效识别癌细胞的比例不到0.5%。 但癌细胞及肿瘤病灶内存在一些特殊的机制及环境,抑制了这部分淋巴细胞的杀伤功能。在大多数的病灶内,即使已经有一部分淋巴细胞成功地“深入敌营”,也不能组织起对癌细胞真正有效的攻击。 采用从胸腹水中分离出的淋巴细胞进行扩增与培养,并使用这些细胞进行治疗,得到的疗效显著超过从血液中提取的淋巴细胞。

不过如今,免疫治疗与“双抗”的价值得到了更充分的重视,原本被视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也成为了可能(比如PD-1抑制剂的成功)。卡妥索单抗开启了新的临床试验,为返回市场做出努力,同靶点的其它药物也纷纷问世,临床试验开始招募患者。
腹水患者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400-666-7998)了解招募详情, 或者直接在线咨询。

在线申请
腹水免费临床试验

超过20%的癌症患者,
正在或即将经历这种痛苦

许多类型癌症的患者,在整个疾病的发展过程中都可能出现腹水这种症状。我国现存癌症患者数量近1800万,其中合并腹腔转移或已经发生了恶性胸水、腹水的患者占比接近20%。
部分主要原发部位在胸腹腔内的癌种,如腹膜癌、肺癌、卵巢癌、肝癌等,发展至晚期出现恶性胸腹水的风险非常高,部分癌种甚至可以达到60%以上。

“癌性腹水”究竟是什么?

腹水又叫“腹腔积液”。正常生理情况下人体腹腔内会存在少量的液体(少于200 mL),为肠道蠕动起润滑作用。当腹腔内液体因某些病理因素而增加,直至超过200 mL的时候,就成为了病理状态下的“腹腔积液”,也就是腹水。 因为癌症而导致的腹水被称为“癌性腹水”,又叫“恶性腹水”,属于腹水当中的一种。癌细胞转移并定植于腹腔内,是患者发生癌性腹水最主要的原因。同时,癌性腹水也是各类癌症发生腹腔转移之后最主要的症状表现。 换句话说,腹水并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一种因各类疾病而导致的症状。这也就解释了部分患者的疑惑,为什么抽过腹水之后不久,腹水又会再次出现。 如果原发疾病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腹腔内癌细胞、病灶没有被清除,那么腹水自然也会不断地出现。

怀疑有腹水,需要做什么检查?

体格检查
体格检查是初步确认患者是否存在腹水的初步检查手段。虽然简便易行,但是只能发现比较大量的腹水。 比如,叩诊中移动性浊音为阳性时,提示患者腹腔内游离腹水量>1000 mL;液波震颤阳性,提示患者液量在3000~4000 mL以上。 如果是患者自述不适,腹水量也会在大约1500 mL以上。
超声/CT检查
体格检查是初步确认患者是否存在腹水的初步检查手段。虽然简便易行,但是只能发现比较大量的腹水。 比如,叩诊中移动性浊音为阳性时,提示患者腹腔内游离腹水量>1000 mL;液波震颤阳性,提示患者液量在3000~4000 mL以上。 如果是患者自述不适,腹水量也会在大约1500 mL以上。
实验室检查
体格检查是初步确认患者是否存在腹水的初步检查手段。虽然简便易行,但是只能发现比较大量的腹水。 比如,叩诊中移动性浊音为阳性时,提示患者腹腔内游离腹水量>1000 mL;液波震颤阳性,提示患者液量在3000~4000 mL以上。 如果是患者自述不适,腹水量也会在大约1500 mL以上。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腹水相关资讯

查看更多
不过如今,免疫治疗与“双抗”的价值得到了更充分的重视,原本被视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也成为了可能(比如PD-1抑制剂的成功)。卡妥索单抗开启了新的临床试验,为返回市场做出努力,同靶点的其它药物也纷纷问世,临床试验开始招募患者。 腹水患者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400-666-7998)了解招募详情, 或者直接在线咨询。
在线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