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肺癌临床试验

肺癌临床试验,六大肺癌基因靶点,十一款肺癌新药拯救晚期肺癌患者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0-12-18肺癌临床试验71083

  肺癌临床试验,六大肺癌基因靶点,十一款肺癌新药拯救晚期肺癌患者

  1997年,FDA批准了世界上首款靶向药物,用于治疗淋巴瘤的利妥昔单抗。此后,靶向药物的发展进入了黄金的二十年,尤其是在近十年内,靶向治疗进入了一个“井喷”式的爆发式增长期。

  靶向治疗的“靶点”发展同样进展迅速。2011年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推荐检测的靶点是EGFR和ALK;至2013年增加到包括HER2、BRAF等在内的7项;至2017年,更是扩增至12项。许多原本只能采用标准化疗、或已经“无药可用”了的患者,从这些个体化的治疗方案中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特效药”。

  为了帮助大家更好地熟悉抗癌药物、治疗癌症,基因药物汇为大家整理了正在免费招募肺癌(包括非小细胞肺癌、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新药临床试验项目,为大家提供申请新药试验的途径。药物种类很多,大家可以先行咨询,后在医学顾问的指导下选择适合自己的新药。

  符合标准的患者可以将基因检测报告、诊断报告的电子版或清晰照片发送至新药招募中心邮箱(doctor.huang@globecancer.com)进行申请,邮件中留下联系方式;或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400-666-7998)进行详细咨询。

  EGFR靶点基因突变

  EGFR基因突变

  获批药物:

  (一代)厄洛替尼,吉非替尼,埃克替尼

  (二代)阿法替尼,达克替尼

  (三代)奥西替尼

  EGFR是非小细胞肺癌最常见的驱动基因之一,在中国的突变率接近30%,在腺癌中更是高达约60%,尤其常见于无吸烟史的女性患者。EGFR突变最常见的类型为21外显子L858R点突变和19外显子缺失,在全部EGFR突变中约占90%。

  目前已获批的EGFR靶向药物分为三代。一代EGFR-TKIs与靶点的结合为可逆性的结合,药效不持久,但不良反应相对较少;二代EGFR-TKIs与靶点的结合为不可逆性的结合,药效更持久、疗效更好,但不良反应也相对较严重;使用一二代EGFR-TKIs一段时间以后,患者往往会发生获得性耐药,而三代EGFR-TKIs正是针对这些最主要的耐药突变类型(如T790M突变等),因而产生了“1 3”的传统用药方案,并被大量的临床研究与患者临床实际应用结果所认可。

  在EGFR突变当中又分许多亚型,EGFR ex20-ins是其中比较难治的一种。一、二代EGFR-TKI药物治疗EGFR ex20-ins疗效并不理想,总有效率仅0~11%;使用第三代EGFR-TKI药物奥希替尼治疗,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也仅有约6.2个月。与其它EGFR突变型患者、尤其是有针对性靶向药物的患者的生存期与缓解率相比,EGFR ex20-ins患者生存期更短,仍然需要更多、更有效的靶向治疗方案。

  非小细胞肺癌EGFR突变临床试验

 药物名称  靶点  癌种  招募状态
 马来酸苏特替尼胶囊  EGFR  非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HA121-28  EGFR、VEGFR、RET  非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JMT-101  EGFR ex20in  非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ROS1靶点基因突变

  ROS1基因突变

  获批药物:

  克唑替尼,恩曲替尼

  ROS1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的检出率约1%~2%,在亚洲患者群体中更高,常见于无吸烟史患者及女性患者。由于ROS1和ALK突变的结构相似,因此很多能够作用于ALK的靶向药物,同样能够对ROS1突变的患者有效。

  目前,ROS1靶点的在研药物非常多,疗效整体不错,患者的生存希望比较乐观。

  最经典的ROS1抑制剂克唑替尼,治疗ROS1阳性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客观缓解率达到72%,中位缓解持续时间17.6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19.2个月;针对东亚患者群体,克唑替尼治疗的客观缓解率为71.1%,中位缓解持续时间19.7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15.9个月。

  而克唑替尼进展后“接棒”的劳拉替尼,同样是一款实力出众的ROS1抑制剂。采用序贯劳拉替尼的治疗方案,患者的生存期获益非常显著,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可以达到12.7个月。将一线克唑替尼治疗方案的获益计算在内,总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可以长达33.6个月!

  遗憾的是,劳拉替尼尚未在国内上市,因此国内的CSCO指南推荐的克唑替尼耐药后治疗方案为继续使用克唑替尼治疗。这种方案可以将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延长5.9个月。其中,联合局部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9.9个月,不联合局部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更是仅有4.2个月。

  目前,针对这一治疗“空白”,国内药企同样正在进行着深入的研究。我国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物TQ-B3101正是一款能够“克服”克唑替尼耐药的ROS1抑制剂。TQ-B3139治疗ROS1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整体缓解率为75.0%,所有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2.1个月。

  非小细胞肺癌ROS1突变临床试验

 药物名称  靶点  癌种  招募状态
 TQ-B3101  ROS1  非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Repotrectinib(瑞波替尼,TPX-0005)  ROS1、ALK、NTRK  非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ALK靶点基因突变

  ALK基因突变

  获批药物:

  (一代)克唑替尼

  (二代)艾乐替尼,色瑞替尼,布加替尼

  ALK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检出率约3%~7%,更容易出现在既往少量或无吸烟史患者和年轻患者的身上。其病理类型通常为腺癌,更具体来说是腺泡癌和印戒细胞癌。约33%的非EGFR和KRAS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会出现ALK融合突变;而ALK融合突变本身存在很强的排他性,即当它突变时,其他驱动基因往往不会发生变异。

  目前,已获FDA批准的ALK靶向药物共有五款,有效率非常出色,可以说是靶点中的“钻石”了。其中一代ALK抑制剂克唑替尼,在PROFILE 1005试验中整体缓解率为50%,中位治疗时间22周,所有患者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41.9周;在Study 1001试验中整体缓解率为61%,中位治疗时间为32周,所有患者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48.1周。

  与此同时,我国药物研发紧跟国际步伐,针对各种重要靶点“攻坚克难”,同样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由我国首药控股自主研发、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1类创新药CT-707,是全新结构的二代ALK抑制剂。

  CT-707的Ⅰ期临床试验在北京协和医院进行,共招募13例患者,其结果显示,对于初治患者,450 mg剂量组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87.5%,疾病控制率高达100%;对于克唑替尼耐药的患者,300 mg剂量组患者的整体缓解率达到83.3%,疾病控制率同样高达100%;在450 mg以上剂量组的患者中,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3个月,58%的患者缓解持续时间超过11个月。

  非小细胞肺癌ALK突变临床试验招募

 药物名称  靶点  癌种  招募状态
 CT-707  ALK  非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MET靶点基因突变

  MET基因突变

  获批药物:

  曲美替尼,卡马替尼,克唑替尼

  MET突变占非小细胞肺癌的约3%~6%,同样属于比较罕见的突变类型。这种突变型更常见于年龄较大及有吸烟时的患者,具有一定的排他性,不与包括EGFR、KRAS、ALK等在内的其他突变类型共存。MET突变中最常见的是MET 外显子14跳跃突变及MET拷贝数扩增,常见于肺肉瘤样癌,在鳞癌中较少,在我国非小细胞肺癌中比例较小。

  临床研究显示,未接受MET-TKIs治疗的MET突变患者预后较差,MET-TKI对患者的生存期延长效果显著。

  两款已经获批的MET抑制剂,特普替尼(Tepmetko,Tepotinib)治疗的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42.4%,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2.4个月。卡马替尼(Capmatinib,Tabrecta)治疗初治患者,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1.14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9.69个月;治疗经治患者,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9.72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42个月;整体来说,卡马替尼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客观缓解率为67.9%,疾病控制率达到96.4%!

  尽管两种已获批药物身负多重光环、疗效出众,但均未在我国上市,患者获取药物治疗的难度很高,花费同样高昂。但幸运的是,针对这一靶点,我国药企的研究进展同样丰富。

  在2020年AACR年会上公开疗效数据的不只有卡马替尼,还有我国自主研发的c-MET抑制剂药物伯瑞替尼。在“Ⅰ期临床试验”的汇报专场上,研究者公开了伯瑞替尼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国内多中心研究结果。

  其结果显示,在36例可评估患者中,伯瑞替尼的整体缓解率达到30.5%,疾病控制率高达94.4%。其中,MET过表达患者的整体缓解率为30.6%,MET扩增患者的整体缓解率为41.2%,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患者的整体缓解率达到了66.7%。

  其中,每日2次接受200 mg剂量药物治疗的11例患者,整体缓解率高达72.7%,疾病控制率达到100%!

  非小细胞肺癌MET突变临床试验招募

 药物名称  靶点  癌种  招募状态
 博瑞替尼  MET  非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谷美替尼(SCC244)  MET  非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KRAS靶点基因突变

  KRAS基因突变

  KRAS突变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检出率约为20%,约30%~50%表现为肺腺癌。具有KRAS突变的患者发生复发与转移的风险更高,肿瘤侵袭性更强、患者预后更差。然而目前临床上尚无直接治疗KRAS突变患者的靶向药物,主要研究方向集中于KRAS的下游通路,如MEK等。

  今年公开了大量研究数据的Sotorasib(AMG510)是首款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KRAS抑制剂,曾获FDA授予的孤儿药及突破性治疗指定等多项荣誉。AMG510治疗KRAS G12C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缓解率32.3%,疾病控制率更是达到了88.1%。

  目前,AMG510在国内中心的临床试验即将开启,大家可以提前申请参与。

  非小细胞肺癌KRAS突变临床试验招募

 药物名称  靶点  癌种  招募状态
 AMG510  KRAS G12C  非小细胞肺癌,结直肠癌  即将开始

  小细胞肺癌临床试验

  小细胞肺癌(SCLC)是肺癌的一个亚型,约占所有肺癌的15%。与其它亚型的肺癌(统称为非小细胞肺癌)相比,小细胞肺癌对于放疗以及初治化疗方案更加敏感,但疾病进展更快、恶性程度更高,且在多初治数月至1年内复发。复发的小细胞肺癌患者对于各种治疗方案广泛抵抗,生存形势不容乐观。

  小细胞肺癌早期症状不明显,确诊时经常已经发展到了全身转移阶段。再加上患者各靶点突变率低、对于各类常见的靶向药物治疗均不敏感,长期以来治疗方案多依赖化疗,但初治后极易复发、耐药,患者5年生存率仅有2%~7%。

  免疫疗法的诞生为小细胞肺癌的治疗增添了一抹亮色。越来越多的免疫治疗方案,正在小细胞肺癌的治疗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小细胞肺癌新药临床试验

 药物名称  靶点  癌种  招募状态
 盐酸米托蒽脂质体  化疗药  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替雷利珠单抗(BGB-A317)  PD-1  小细胞肺癌  正在招募

  小汇有话说

  在癌症逐渐步入精准治疗时代的今日,靶向药物已经成为了改善晚期癌症患者生存期最重要的“武器”。但靶向药物“精准治疗”的特点是优势也是门槛,为这类药物的使用增加了更多的“前提条件”。

  曾经,我们通过原发部位来区别癌症的类型;直到病理检查手段问世后,我们才将各类不同的癌症,比如鳞状细胞癌、腺癌等等区分开来。但在基因检测技术问世后,我们才发现,原来即使是相同病理分型的癌症,也存在着如此巨大的差异。

  如今,基因检测已经成为了每位癌症患者都应当、也必须要做的检测,与病理检测同等重要。根据基因检测结果,患者可以匹配到各种适合自己的靶向药物,生存期和生存质量较以前有了显著的提升。

  根据所抑制靶点的不同,靶向药物分为许多种类型。只有准确地选择了适合患者疾病特点的靶向药物,才能够真正发挥“精准治疗”的优势,让患者能够获得最长的生存期。

全球肿瘤医生网提醒患者: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包括cart细胞,树突细胞疫苗,NK细胞,TILs细胞,TCR t细胞治疗,癌症疫苗等技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获准在医院正式使用。国内患者可以参加正规临床试验,在医生的监管下使用,全球肿瘤医生网不推荐患者贸然尝试任何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的收费治疗。

本网站新闻资讯、文章、研究数据、治疗案例均来自于国内外医学论文,所涉及到的新药、新技术有可能还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患者不能作为治疗疾病的依据。癌症治疗目前尚无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或参加新药新技术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