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肺癌治疗

肺癌新药新疗法,免疫疗法、靶向治疗药物、抗体偶联(ADC)药物谁能先胜出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1-08-09肺癌治疗7294

  肺癌新药新疗法,免疫疗法、靶向治疗药物、抗体偶联(ADC)药物谁能先胜出

  2021年5月21日,FDA 批准Amivantamab-vmjw(Rybrevant)作为具有EGFR外显子 20 插入突变的成人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首个治疗方法!

  2021年5月28日,FDA 批准索托拉西作为第一种治疗肿瘤携带KRAS G12C 突变且既往接受过至少 1 次全身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成年患者的治疗方法!

  ……

  非小细胞肺癌一直是肿瘤领域新药的研究热点对象,在2021 年的ASCO 年会上,又爆出了许多这一领域让人眼前一亮的临床试验火花,比如阿特珠单抗(Tecentriq)进入辅助治疗,单药免疫治疗对PD-L1高表达患者的益处得到证实,以及抗体药物偶联物(ADC)对于晚期病变的泛突变活性。

  辅助治疗

  01、阿特珠单抗

  试验项目:IMpower010 3 期试验 (NCT02486718)

  试验对象:完全切除的 IB 期至 IIIA 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试验内容:在4个基于顺铂的化疗周期后,患者被随机分配至1200 mg阿特珠单抗 (Tecentriq) 组或最佳支持治疗(BSC)组进行长达 1 年的治疗。结果,在 PD-L1 阳性(肿瘤细胞≥1%)、II 期至 IIIA 期人群中,阿特珠单抗组疾病进展或死亡的风险降低了34%;在 IB 至 IIIA 期疾病患者的意向治疗人群中,阿特珠单抗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19%。

  结论与预期:阿特珠单抗提高了所有患者的生存率,研究人员预计将在一年内实现用阿特珠单抗治疗表达 PD-L1 的癌症患者。

  莎拉坎农研究所肺癌研究项目主任约翰逊说:“阿特珠单抗提高了所有患者的生存率,但对我而言,最具有临床意义的终点是PD-L1阳性人群中的 无病生存期(DFS),因此我预计我们将在一年内用阿特珠单抗治疗表达 PD-L1 的癌症患者。”

  ※阿特珠单抗用于非小细胞肺癌的获批历程:

  2016年10月18日,FDA加速批准阿特朱单抗用于铂类化疗耐药(EGFR或ALK阳性靶向治疗耐药后)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治疗;

  2018年12月6日,FDA批准阿特朱单抗联合贝伐单抗和化疗治疗转移性非鳞状无EGFR或ALK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2020年5月,获批新的适应症,用于一线治疗PD-L1高表达且无EGFR/ALK基因突变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年患者,成为首个获批用于非小细胞肺癌的PD-L1单抗免疫治疗药物。

  02、纳武单抗

  试验项目:3 期 CheckMate-816 试验 (NCT02998528)

  试验对象:新诊断、可切除的 IB 至 IIIA 期 非小细胞肺癌 患者

  试验内容:患者随机分配至 360 mg纳武单抗 (Opdivo) 加 3 个 3 周周期的化疗组或单独化疗组治疗,接着进行手术和可选的加或不加放疗的辅助化疗。结果表明,与仅接受化疗的患者相比,接受纳武单抗治疗的患者接受微创手术的可能性更高,分别为30% 和22%,而肺切除率更低,分别为 17% 和单独化疗的 25%,肺叶切除率更高,分别为77% 和61%。这说明患者在接受纳武单抗和化疗后获得了更好的手术结果,且纳武单抗/化疗不会导致不良的手术结果。

  结论与预期:纳武单抗/化疗是一种使手术更容易的安全方法,因此在进行这种治疗时,可以在术前等待 9 周。

  ※纳武单抗用于非小细胞肺癌的获批历程:

  2015年3月4日 ,FDA批准纳武单抗治疗铂类耐药晚期(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二线治疗,成为全球范围内首个获批用于肺癌的PD-1单抗;

  2015年10月9日 ,FDA批准纳武单抗用于铂类耐药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非鳞癌);

  2018年6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PD-1单抗药物Opdivo(O药)在中国上市,用于二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成为中国第一款上市的PD-1抗体;

  2018年8月17日 ,FDA批准纳武单抗用于某些先前治疗过的小细胞肺癌的患者;

  2020年5月,FDA正式批准“纳武单抗+伊匹单抗 (Ipilimumab,Y药)”与“纳武单抗+伊匹单抗+短疗程化疗 (2周期)”用于一线EGFR/ALK阴性的成人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

  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

  01、索托拉西

  5月索托拉西被批准作为第一种治疗肿瘤携带KRAS G12C 突变且既往接受过至少 1 次全身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成年患者的治疗方法。新数据显示,患有STK11突变型、KEAP野生型疾病的患者及历史上对一线化学免疫疗法反应不佳的人群,其客观缓解率(ORR)为50%,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 11.0 个月,以及中位总生存期(OS)为15.3个月。这表明索托拉西可能会作为这些患者的一线治疗机会。

  02、度伐利尤单抗

  2018年2月FDA 批准度伐利尤单抗 (Imfinzi) 用于不可切除的III 期 非小细胞肺癌 患者。如今,3 期 PACIFIC 试验 (NCT02125461) 的 5 年研究结果给出了漂亮的曲线图。试验中的III 期 非小细胞肺癌 患者每2 周随机接受10 mg/kg度伐利尤单抗治疗,最多达1年,与安慰剂组比对。更新的结果反映了度伐利尤单抗的中位 OS 为 47.5 个月,而安慰剂为 29.1 个月,5 年 OS 率分别为 42.9% 和 33.4%;度伐利尤单抗的中位 PFS 为 16.9 个月,而安慰剂为 5.6 个月,5 年 PFS 率分别为 33.1% 和 19.0%。这表明,即使经过了五年,度伐利尤单抗的疗效依然明显存在。

  ※度伐利尤单抗用于非小细胞肺癌的获批历程:

  2018年2月,FDA 批准度伐利尤单抗用于不可切除的III 期非小细胞肺癌(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2019年12月9日,NMPA正式批准度伐利尤单抗上市,成为国内上市的第一个PD-L1免疫治疗药,用于治疗不可手术切除的Ⅲ期癌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2021年7月14日,NMPA批准度伐利尤单抗的新适应症,与依托泊苷联合铂(卡铂或顺铂)化疗方案联合治疗,用于广泛期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03、西米普利单抗

  试验项目:3 期EMPOWER-Lung1 试验 (NCT03088540)

  试验对象:具有高 PD-L1 表达(≥ 50%)且经治疗、临床稳定的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的初治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试验内容:患者随机接受 350 mg 西米普利单抗(Libtayo) 单药治疗(在没有疾病进展时),每 3 周一次,最多 108 周,或 4 至 6 个周期的化疗。结果显示,患者使用西米普利单抗治疗效果良好,与化疗组的客观缓解率分别为41.2%和8.8%。

  结论与预期:EMPOWER-Lung1 将第三个 PD-1 抑制剂带到了PD-L1 高表达的患者面前。这些患者即使发生脑转移,也能从 PD-1 单药治疗中获得很不错的临床效果。

  医学博士 Melissa Johnson说:“EMPOWER-Lung1 将第三个 PD-1 抑制剂带到了前线 PD-L1 高表达空间。我们令人欣慰地看到,这些患者即使发生脑转移,也能从 PD-1 单药治疗中获得出色的临床获益,因此基于这些数据,我会比过去更认真地考虑 PD-1 单药治疗PD-L1 高位脑转移患者。”

  ※西米普利单抗用于非小细胞肺癌的获批历程:

  西米普利单抗是一种高亲和力、高效力的人源性PD-1抑制剂。2020年10月30日,美国FDA授予其优先审查资格。2021年2月22日,获批单药用于具有高PD-L1表达(≥50%)、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的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这些患者不适合手术或化疗、放疗,并且肿瘤不得有EGFR、ALK或ROS1突变。

  其他重点关注药物

  01、Amivantamab-vmjw(Rybrevant)

  5月21 日amivantamab-vmjw(Rybrevant)被FDA 批准作为具有EGFR外显子20 插入突变的成人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首个治疗方法。该批准是基于1期CHRYSALIS (NCT02609776)试验的结果。在 2021 年 ASCO 年会上公布的另一组研究结果中,研究人员在具有EGFR外显子 19 缺失或外显子 21 (L858R) 突变的奥希替尼 (Tagrisso) 复发、未接受过化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评估了 EGFR/MET 双特异性抗体 amivantamab 加第三代 EGFR抑制剂拉泽替尼。结果显示 ORR 为36%,在基于EGFR/MET 耐药的患者中,ORR 为 47%。这表明amivantamab有可能成为奥希替尼治疗后患者的潜在选择。

  医学博士 Melissa Johnson说:“更多具有 EGFR/MET 耐药性的患者有反应,但即使是没有 EGFR 或 MET 耐药机制的患者也受益于这种药物,所以我相信这将成为奥希替尼后患者的潜在选择。”

  02、正在开发的新型ADC

  (1)Patritumab deruxtecan

  这是一种旨在克服 EGFR抑制剂耐药机制的 HER3 特异性 ADC。该药物目前正在一项 1 期试验 (NCT03260491) 中进行研究,该试验在先前 EGFR抑制剂治疗后疾病进展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突变 非小细胞肺癌 患者中进行。

  1 期研究的结果表明,在有或没有铂类化疗的情况下,既往接受奥希替尼治疗的患者亚组的 ORR为39%。不论是有T790M突变、EGFR C797S突变、MET扩增、ALK重排,还是KRAS突变的患者,都对patritumab deruxtecan有反应。

  医学博士 Melissa Johnson说:“这是一种值得关注的有趣药物,虽然尚未获得 FDA 批准,但据我估计不需要多久了。”

  (2)Datopotamab deruxtecan

  这是针对Trop-2的复发/难治性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药物,正在1期 TROPION-PanTumor01 试验 (NCT03401385) 中进行评估。它的反应率略低于patritumab deruxtecan,但也在TROPION-Lung01 3期[NCT04656652]和TROPION-Lung05 2期 [NCT04484142]试验中表现良好。

  小编有话说

  持续近两年的新冠疫情并未阻挡肿瘤领域的科研步伐,科学家从未放弃攻克癌症的努力,希望患者朋友也一样要尽全力去抗争。无论是新药还是新的治疗技术,无论是参加临床试验还是国际会诊,都是可以拓展的治疗思路,潜在的生机可能就蕴藏其中,但机会需要自己把握!

全球肿瘤医生网提醒患者: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包括cart细胞,树突细胞疫苗,NK细胞,TILs细胞,TCR t细胞治疗,癌症疫苗等技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获准在医院正式使用。国内患者可以参加正规临床试验,在医生的监管下使用,全球肿瘤医生网不推荐患者贸然尝试任何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的收费治疗。

本网站新闻资讯、文章、研究数据、治疗案例均来自于国内外医学论文,所涉及到的新药、新技术有可能还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患者不能作为治疗疾病的依据。癌症治疗目前尚无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或参加新药新技术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