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肺癌靶向治疗

非小细胞肺癌难治型或奥希替尼耐药怎么办,多款第三代EGFR抑制剂群星闪耀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1-09-23肺癌靶向治疗7167

  非小细胞肺癌难治型或奥希替尼耐药怎么办,多款第三代EGFR抑制剂群星闪耀

  ESMO 2021

  2021年9月16日至21日,欧洲肿瘤内科学会年会(ESMO)以线上会议的形式召开。这场会议代表着肿瘤学术的极高水平,来自世界各地的肿瘤学相关专业人士参与其中,共同探讨最新最重磅的肿瘤研究与进展。

  奥希替尼(Osimertinib,AZD-9291),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泰瑞莎,是一款当之无愧的划时代的靶向药物。作为首款第三代EGFR抑制剂,奥希替尼凭借一药之力,将EGFR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划分成了两个类型——奥希替尼能治的,和奥希替尼难治的。

  前者囊括了绝大部分常见EGFR突变亚型、第一二代药物耐药的T790M突变以及一部分罕见EGFR突变亚型,后者则包括了一部分耐药后EGFR及其它基因共突变、以及EGFR当中的“硬骨头”外显子20插入突变(ex20ins)等。

  自此,非小细胞肺癌EGFR抑制剂的研究也分为了两大方向:沿袭奥希替尼的“老路”并寻求疗效或其它某个方面提升的新第三代EGFR抑制剂,以及将研究重点放在“攻克”那部分“奥希替尼难治”的适应症上的新一代药物。

  我们仔细整理之后发现,在本届ESMO大会上,与奥希替尼、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相关的研究与新药,绝对称得上是群星荟萃。

  "卫冕之争"还是向"全能"发起挑战?"奥希替尼+"方案不断涌现

  尽管已经有了诸多成就,但奥希替尼的潜力仍然算不上是被挖掘完全,许多新的研究当中仍然常见这款药物的身影。

  01、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亚洲患者总生存期42.3个月

  亮点:阿法替尼与奥希替尼的“2+3”序贯治疗方案,其中包括了67%的亚洲患者

  都说“1/2+3”的序贯方案治疗EGFR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的疗效好,但实际应用当中疗效究竟有多好?不断有新的研究论证着这一点。

  这项全球性的研究当中,纳入了多达67%的亚洲患者,对于中国患者来说非常有参考价值。整体来说,患者的中位治疗时间为27.7个月,中位总生存期36.5个月;亚洲患者生存期更长,达到42.3个月!相比之下非亚洲患者仅有31.3个月。

  EGFR抑制剂真是无愧于“上帝送给东方人的礼物”之名了。

  阿法替尼序贯奥希替尼治疗数据

  但这个试验同时也证实了另一点:当患者接受奥希替尼的治疗之后,从停止用药到死亡的中位时间只有5.0个月。

  以这个试验作为开篇,我们希望大家带着这样一个问题向后阅读——奥希替尼之后,还有哪些药物能够拯救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生命?

  02、奥希替尼单药vs奥希替尼+贝伐单抗

  亮点:日本中心的试验。奥希替尼也需要“搭档”吗,单药和“双靶向”联合方案哪种更好?

  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联合用药方案(免疫+抗血管)相比,靶向药物还是单药应用得更多一些。像靶向+靶向(抗血管)这样的“双靶向”方案,在实际应用中是否能为患者带来更明显的益处呢?

  这项由日本专家汇报的研究当中,对比了奥希替尼单药与奥希替尼+贝伐单抗(属于靶向药,一种抗血管生成抑制剂)两种方案已限制了晚期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疗效。

  结果显示,接受奥希替尼+贝伐单抗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22.1个月,整体缓解率为82%,3~4级不良事件的发生率为56%;而接受奥希替尼单药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20.2个月,整体缓解率为86%,3~4级不良事件的发生率为48%。

  这个数据确实让人有些遗憾,奥希替尼+贝伐单抗并没有展现出优势。高级别不良事件发生率提升了,缓解率降低了,至于无进展生存期的差值——研究者说,未能显示出无进展生存期的改善。

  总之,贝伐单抗可能并不是奥希替尼的理想搭档,让我们继续看下一个。

  03、奥希替尼+沃利替尼:奥希替尼耐药后MET异常的"解决方案"

  亮点:来自著名的ORCHARD试验,用“奥希替尼+”来解决奥希替尼的耐药难题。

  早先我们提过ORCHARD试验很多次,认为这是一项真正将靶向治疗的“个性化”发挥到了极致的临床试验。

  这项研究主要针对第三代EGFR抑制剂奥希替尼耐药的患者。研究中,所有受试的奥希替尼耐药患者都会再次接受基因检测,并根据检测结果施与治疗。

  比方说,若患者的耐药表现为MET扩增,那么他们会接受奥希替尼+沃利替尼(Savolitinib,Volitinib,一款国产MET抑制剂)的方案治疗。根据目前已经公开的数据,这种方案的效果相当不错。

  20例受试患者当中17例病灶可评估,这部分患者的整体缓解率为41%,疾病控制率为82%;此外3级或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为30%,3例患者(15%)因不良事件而停止联合方案治疗,但没有因不良事件而死亡的病例。

  基于此项试验当中成功的尝试,研究者表示,SAVANNAH试验正在针对这一用药组合进行进一步的探索。

  除了奥希替尼+沃利替尼,奥希替尼+吉非替尼(治疗EGFR C797S突变)、奥希替尼+塞尔帕替尼(治疗RET突变)等亚组的试验也在进行当中。

  04、大剂量奥希替尼治疗ex20ins:缓解率27%,不算理想

  亮点:在新药获批之前,ex20ins患者是否也可以这样尝试呢?

  除了MET、RET等异常以外,真正让医生和患者头疼的还有另一种EGFR突变的亚型——ex20ins。这类患者被认为根本不可能从包括奥希替尼在内的EGFR抑制剂治疗当中获益,缓解率在0~28%,一二代药物治疗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在3个月以内。

  这项荷兰的试验使用大剂量的奥希替尼(160 mg)治疗EGFR ex20ins阳性、T790M阴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受试患者共24例。结果整体缓解率为27%,包含了1例临床完全缓解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5个月,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8.2个月,中位总生存期15.8个月。治疗中21%的患者需要减少治疗剂量。

  虽然加大了剂量,但是27%的缓解率还是和其它报告差不多,不良事件的发生率也差不多,算不上理想。对于ex20ins患者来说,目前更好的选择,除了两款已经在国外获批上市的药物以外,还是参加临床试验。

  奥希替尼之外的群星闪耀:新第三代EGFR抑制剂的爆诞

  当然,除了奥希替尼这个“first in class”以外,还有很多同为第三代EGFR抑制剂的药物,在相同或不同的适应症上,同样创造了非常出色的成果。

  01、伏美替尼治疗ex20ins:缓解率有望达到70%

  亮点:同为第三代EGFR抑制剂,伏美替尼治疗ex20ins效果更显著,疾病控制率目前达100%!

  伏美替尼(Furmonertinib)是一款已经在国内上市的国产第三代EGFR抑制剂,这款药物治疗EGFR ex20ins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试验已经公开招募了挺久的时间,在这次的ESMO大会上,研究者公开了初步的数据。

  队列1的10例患者,都已经接受了至少1次评估,截至2021年4月30日,中位治疗时间目前是3.5个月,其中7例患者已经达到了临床部分缓解!其中5例患者的缓解已经得到了确认,2例患者正在等待进一步的确认。

  所有10例患者都观察到了靶病灶的缩小,比例从3%到72.3%不等,当前的疾病控制率高达100%!

  作为初步研究结果,这个70%和100%可以说是相当的令人鼓舞,有在这个适应症上超越奥希替尼的强大潜力。这项临床试验还在招募,有需求的患者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了解详情,或将病历资料及联系方式发送至招募中心邮箱(doctorjona0404@gmail.com)进行申请。

  02、阿美替尼治疗T790M:中位总生存期30.2个月

  亮点:APOLLO试验最终结果,中位总生存期30.2个月。

  阿美替尼(Aumolertinib)是另一款已经在国内上市的国产第三代EGFR抑制剂,此次公开的是阿美替尼治疗第一二代EGFR抑制剂耐药的T790M突变患者的APOLLO试验长期随访结果。

  结果显示,在长达34.5个月的随访之后,患者中位总生存期定格于30.2个月,24个月生存率57.5%;此外还有33.6%的患者在疾病进展之后,仍然选择使用阿美替尼治疗。

  "后奥希替尼时代":新药逆袭,冲破耐药"壁垒"

  前面提过,ex20ins这种EGFR突变亚型的患者,对于第一二三代的EGFR抑制剂都不敏感,响应率低至0~28%,响应时间不足3个月,就连奥希替尼面对这道“壁垒”的时候都有些乏力。目前成功冲破了这道“壁垒”的,有两款今年才刚刚获批的新药,Amivantamab(JNJ-6372)和Mobocertinib(TAK-788)。

  当然这两款新药的适应症可不只有ex20ins,治疗其它的奥希替尼耐药突变的临床试验也都在进行。

  01、JNJ-6372治疗奥希替尼耐药

  亮点:CHRYSALIS和CHRYSALIS-2试验均验证了JNJ-6372与一款第三代新药Lazertinib配合,治疗奥希替尼耐药患者的效果。

  根据CHRYSALIS试验的结果,JNJ-6372单药治疗奥希替尼耐药的患者(其中85%为EGFR/MET共突变耐药),整体缓解率为19%,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5.9个月;而JNJ-6372+Lazertinib治疗(其中38%为EGFR/MET共突变耐药),整体缓解率为36%,中位缓解持续时间9.6个月。

  JNJ-6372治疗奥希替尼耐药的数据

  CHRYSALIS-2试验评估了JNJ-6372+Lazertinib治疗奥希替尼+铂类双药化疗后进展的患者的疗效。当前公布数据的队列A中患者均为EGFR ex19del或L858R突变,治疗的线数一般在3~4线,也包括了一部分治疗5线以上的“重度预处理”患者。

  当前公开的缓解率为32%,重度预处理患者的缓解率为13%。

  02、TAK-788治疗ex20ins:全面超越其它方案

  亮点:TAK-788治疗曾经接受过铂类化疗的ex20ins患者的现实世界研究数据。与其它EGFR抑制剂、免疫、化疗+免疫等方案进行对比,TAK-788优势显著。

  这项研究中纳入了164例曾经接受过铂类化疗的患者,其中一部分患者接受了TAK-788治疗,另一部分患者则分别选择了其它EGFR抑制剂(20%)、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单药(40%)或免疫/靶向+化疗联合方案(40%)进行治疗。

  结果显示,TAK-788治疗的整体缓解率为35%,中位无进展生存期7.3个月,中位总生存期24.0个月;而其它方案治疗的整体缓解率为12%,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3.3个月,中位总生存期为12.4个月,差异非常巨大。

  TAK-788治疗ex20ins的数据

  奥希替尼之外的世界:罕见EGFR突变患者在选择什么方案

  在没有一种针对性药物可以选择的时候,罕见EGFR突变的患者都在使用什么治疗方案、疗效又如何?这几项试验告诉了我们答案。

  01、EGFR抑制剂治疗罕见EGFR突变效果如何

  一项日本研究者汇报的研究当中,统计了246例患者的数据。

  其中,一线选择阿法替尼(第二代EGFR抑制剂)治疗的患者占56%,第一代EGFR抑制剂占41%,奥希替尼占2%,其它联合方案占1%;患者一线治疗的中位治疗时间为10.4个月。

  二线选择EGFR抑制剂的患者中,阿法替尼占21%,第一代EGFR抑制剂占38%,奥希替尼占40%。

  总的来说,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为24.4个月,整体缓解率为43%。

  EGFR抑制剂治疗罕见EGFR突变的数据

  一般来说,ex19del和L858R被称为EGFR的常见突变,其它7%~23%的突变亚型都被称为罕见突变。罕见突变当中包括了EGFR抑制剂疗效很差的ex20ins,也包括了一些疗效不错的亚型。

  02、阿法替尼治疗EGFR罕见突变的效果如何

  另一项统计了1023例患者的研究,则是根据患者的不同亚型,分别统计了第二代EGFR抑制剂阿法替尼治疗的效果。

  结果显示,这些亚型的疗效差距非常大。其中T790M和ex20ins是疗效比较差的亚型,中位治疗失败时间分别为4.7个月和5.7个月,缓解率分别为26.2%和27.2%;而罕见突变当中比较敏感的亚型,治疗时间也可以达到16个月以上,缓解率超过70%。

  阿法替尼治疗EGFR罕见突变的数据

  03、ex20ins患者在接受什么治疗

  根据一项由英、法、德、意、西班牙等多个国家完成的统计分析研究的结果,ex20ins患者接受最多的一线治疗方案,包括奥希替尼(27%)、阿法替尼(17%)和吉非替尼(10%),都属于EGFR抑制剂。

  二线的选择就比较杂了,包括奥希替尼(26%)、含卡铂化疗(26%),此外多西他赛、厄洛替尼和最佳支持治疗也分别占了7%。

  临床试验是一种选择,但还不够普及,希望大家可以加强重视。

  04、ex20ins患者接受免疫治疗的疗效如何

  一项荟萃分析,综合多项研究的结果,给出了结论。

  EGFR ex20ins患者,二线或以上接受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整体缓解率,在0~14.3%的范围内,共计91例患者当中,仅有2例患者达到了临床缓解,绝大部分试验的缓解率都是0。

  如果看疾病控制率会稍高一些,大致在23.8%~30.0%范围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2.3~4.0个月。

  ex20ins治疗数据

  总得来说,免疫单药治疗并不是ex20ins患者的二线或后线治疗良好选择,这进一步强调了,这部分患者迫切地需要一些新的治疗方案——比如临床试验,来打破这种治疗困境。

全球肿瘤医生网提醒患者: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包括cart细胞,树突细胞疫苗,NK细胞

TILs细胞,TCR t细胞治疗癌症疫苗等技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获准在医院正式使用。国内患者可以参加正规临床试验,在医生的监管下使用,全球肿瘤医生网不推荐患者贸然尝试任何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的收费治疗。
本网站新闻资讯、文章、研究数据、治疗案例均来自于国内外医学论文,所涉及到的新药、新技术有可能还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患者不能作为治疗疾病的依据。癌症治疗目前尚无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或参加新药新技术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