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结直肠癌治疗

2022年终盘点|截止到2022年终已上市的结直肠癌靶向药物和结直肠癌免疫药物有哪些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2-12-02结直肠癌治疗7194

  2022年终盘点|截止到2022年终已上市的结直肠癌靶向药物和结直肠癌免疫药物有哪些

  10年前,晚期结直肠癌一旦化疗失败,生命等于进入倒计时。随着基因组测试和精准癌症药物的开发,晚期结直肠癌的生存时间由之前的不到一年提升至3年,并且有20%的患者可以生存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精准医学已经给无数晚期患者带来生存奇迹

  截止到2022年12月,中国、美国共批准了11款靶向及免疫治疗药物用于结直肠癌。全球肿瘤医生网根据中国NMPA、美国国际癌症研究院及FDA官网公布的信息为大家详细整理了目前所有结直肠癌新药的药品信息供大家参考。

  结直肠癌靶向及免疫治疗需要检测的靶点有哪些

  最新版临床实践指南(NCCN)中明确指出结直肠癌应检测以下靶点:

  RAS(KRAS和NRAS)、BRAF、MSI或MMR、HER2、NTRK等。

  结直肠癌NCCN指南

  结直肠癌靶向药物

  01、EGFR靶向药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EGFR)发生在约10%的结肠癌中,最常见于左侧。

  西妥昔单抗

  药品名称:西妥昔单抗(爱必妥 Cetuximab Erbitux)

  作用靶点:EGFR

  适应症:

  ①2004年,依立替康(irinotecan) 单独用药或依立替康与其他化疗药物联用效果不佳的晚期结直肠癌患者,可联合应用西妥昔单抗和依立替康;

  ②2019年10月不能耐受依立替康的患者可单独应用西妥昔单抗。

  帕尼单抗

  药品名称:帕尼单抗(panitumumab Vectibix)

  作用靶点:EGFR

  适应症:

  ①2006年9月,含氟尿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的化疗方案后病情仍然进展或转移的EGFR过表达的结直肠癌;

  ②2014年5月,联合FOLFOX 方案用于 Kras野生型mCRC 患者的一线治疗。

  02、BRAF V600E靶向药

  7-10% 的结肠癌患者携带 BRAF V600E 突变。BRAF V600E 突变属于 BRAF 激活突变,是 BRAF 比例最高的变异形式。具有独特的临床特征,主要出现在右半结肠,预后差。一些新的精确抗癌药物已被证明可以使生存时间加倍。

  Encorafenib联合Cetux/Pan

  药品名称:Encorafenib+Cetux/Pan

  作用靶点:BRAF V600E适应症2020年4月,携带BRAF V600E突变的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这些患者已经接受过一种或两种前期疗法。

  药物介绍:这是FDA批准的首款针对携带BRAF基因突变mCRC患者靶向疗法。

  03、VEGF靶向药

  肿瘤组织的增生需要在其周边形成大量新的血管来运输氧气和营养。这一过程通过肿瘤通过人血管内皮生长因子(EGFR)来实现,抗血管生成药物就是抑制人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活性,进而抑制肿瘤的增生。

  贝伐单抗

  药品名称:贝伐单抗(Bevacizumab,安维汀,Avastin)

  作用靶点:VEGF

  适应症:贝伐珠单抗联合FOLFIRI方案作为晚期结直肠癌的一线治疗

  药物介绍:

  2004年2月26日获得FDA的批准,贝伐单抗(Avastin®,罗氏制药)是美国第一个获得批准上市的抑制肿瘤血管生成的药。需要注意的是,贝伐单抗一般对携带高表达EGFR肿瘤的患者更有效。

  雷莫芦单抗

  药品名称:雷莫芦单抗(Cyramza,Ramucirumab)

  作用靶点:VEGFR2

  适应症:2015年4月,与FOLFIRI方案联合使用,用于治疗在使用贝伐单抗、奥沙利铂和氟嘧啶治疗期间或治疗之后有疾病进展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

  瑞戈非尼

  药品名称:瑞戈非尼(regorafenib)

  作用靶点:多靶点

  适应症:既往接受过以氟尿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为基础的化疗,以及既往接受过或不适合接受抗VEGF治疗、抗EGFR治疗(RAS野生型)的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

  阿柏西普

  药品名称:阿柏西普(Zaltrap ziv-aflibercept)

  作用靶点:VEGFA/B

  适应症:2012年,与FOLFIRI 一起用于治疗已经转移(扩散到身体其他部位)的结直肠癌。用于其他化疗后病情未好转的患者

  呋奎替尼

  药品名称:呋奎替尼(爱优特)

  作用靶点:VEGFR

  适应症:2019年1月获批,适用于既往接受过氟尿嘧啶类、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为基础的化疗,以及既往接受过货不适合接受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的治疗、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治疗(RAS野生型)的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

  结直肠癌免疫药物

  伊匹单抗联合纳武单抗

  药品名称:Ipilimumab+nivolumab

  作用靶点:PD-L1

  适应症:2018年,ipilimumab(伊匹单抗)与nivolumab(纳武单抗)联合用于氟嘧啶、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治疗后进展的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

  派姆单抗

  药品名称:keytruda(Pembrolizumab,派姆单抗)

  作用靶点:PD-1

  适应症:2020年6月,一线治疗无法切除或转移性微卫星不稳定性高(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dMMR)结直肠癌的患者癌症

  纳武单抗

  药品名称:欧狄沃(Opdivo、纳武单抗、nivolumab)

  作用靶点:PD-1

  适应症:2017年8月,铂类化疗后进展的微卫星不稳定性(MSI-H)或错配修复缺陷(dMMR)成人或儿童(≥12岁)转移性结直肠癌(mCRC)患者。

  除了上面获批的靶向及免疫治疗药物,结直肠癌还有很多新药正在研发中,包括HER2抑制剂、KRAS抑制剂、PD-1/PD-L1抑制剂等等,大家可以根据当前疾病的发展情况以及分子分型进行选择,也可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了解详细招募标准,进行入组评估。

  我们生活在结直肠癌治疗的分子革命中,我们已经了解了很多关于结肠癌的分子遗传学以及如何将它转化临床治疗决策。未来还将有更多。

1. 添加医学顾问微信,扫描☟二维码

2. 备注【癌种】申请方舟援助计划



患者咨询电话:400-666-7998



全球肿瘤医生网提醒患者: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包括cart细胞,树突细胞疫苗,NK细胞

TILs细胞,TCR t细胞治疗癌症疫苗等技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获准在医院正式使用。国内患者可以参加正规临床试验,在医生的监管下使用,全球肿瘤医生网不推荐患者贸然尝试任何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的收费治疗。
本网站新闻资讯、文章、研究数据、治疗案例均来自于国内外医学论文,所涉及到的新药、新技术有可能还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患者不能作为治疗疾病的依据。癌症治疗目前尚无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或参加新药新技术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