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乳腺癌靶向治疗

乳腺癌HER2治疗你了解多少

2023-03-081598

  乳腺癌HER2治疗你了解多少

  1984年,Axel Ullrich发现了HER2/neu;1987年,Dennies Slamon发现HER2是乳腺癌的一种驱动基因。

  Dennies Slamon还发现,HER2扩增的患者活得更短,HER2无扩增的患者活得更长。

  1989年,抗HER2的单克隆鼠源抗体研发成功;1992年,抗HER2单克隆大鼠抗体人源化应用成功,曲妥珠单抗问世。

  随后几年,多项针对曲妥珠单抗的研究如火如荼地推动;1998年,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成为了HER2阳性乳腺癌的一线治疗标准方案。

  从2015年开始,帕妥珠单抗、拉帕替尼、来那替尼、T-DM1等多款HER2抑制剂,开始挑战曲妥珠单抗方案的一线地位。几项试验有成有败,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多西他赛被验证疗效优于曲妥珠单抗+多西他赛而成为新的晚期一线标准方案,但总的来说,曲妥珠单抗的一线地位并没能被撼动。

  再然后,时间一晃到了曲妥珠单抗问世二十余年以后的今天,一款基于曲妥珠单抗而研发的新药,第二代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德曲妥珠单抗(Enhertu,DS-8201)走上了“战场”,将沉寂多年的乳腺癌HER2这块“地盘”,再次搅了个天翻地覆。

  总结起来,HER2阳性乳腺癌的治疗可以分为这么三个发展时代:化疗→曲妥珠单抗→ADC。其中,在从曲妥珠单抗发展至ADC的过程当中,还有包括帕妥珠单抗在内的多款HER2抑制剂“百花齐放”,只是曲妥珠单抗仍“独占鳌头”。

  而第二代ADC、尤其是其中代表DS-8201的诞生,才真正将HER2阳性乳腺癌的治疗带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从疗效上来说,DS-8201的疗效远远超过了第一代ADC T-DM1,而T-DM1又稍微超过了曲妥珠单抗,因此DS-8201对于曲妥珠单抗的优势非常大,将无进展生存期推进至28.8个月之久,缓解率更是高达78.5%;

  从药物适应症上来说,DS-8201不仅能对HER2过表达的患者有疗效,对于HER2低表达的患者同样也有不错的疗效,缓解率达到44.2%。

  目前DS-8201也已经在国内获批,首个适应症为HER2阳性乳腺癌。但这款药物的潜力并不止于此,既往试验当中,DS-8201治疗HER2低表达的乳腺癌,以及非小细胞肺癌、胃癌等癌症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同类型药物,第二代以及最新的第三代ADC“紧随其后”,逐步开拓相似的适应症领域,我国国产药物当中就有类似的新药。

  新药意味着新的机会,希望每位患者都可以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时候抓住每一个机会,不要留下遗憾。大家联系我们提交病历资料,立刻进入临床试验入组筛选快速通道。

紧急通知!如果您有相关基因靶点突变,例如有
EGFR/ALK/NTRK/HER2/claudin18.2/等靶点突变,
请速联系我们,为您申请临床新药,获取营养补助等


1. 添加医学顾问微信,扫描☟二维码
2. 备注【癌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