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肺癌靶向治疗

肺癌KRAS基因突变有靶向药吗,多款新药缓解率超过50%!最难治的癌症突变,即将迎来靶向治疗新时代

2023-10-30555

  肺癌KRAS基因突变有靶向药吗,多款新药缓解率超过50%!最难治的癌症突变,即将迎来靶向治疗新时代

  作为最早被发现的肺癌驱动基因之一,KRAS在长达40年的时间里成为了无数肺癌患者的挥之不去的噩梦。

  首先,KRAS在肺癌患者群体的突变频率极高,接近四分之一。其中,KRAS G12C这一亚型在肺癌中突变频率高达14%,仅次于肺癌中最常见的靶点EGFR(15%)。

  其次,接近30%~40%的患者在确诊时还会出现脑等多个部位的转移。尤其是存在脑转移是,患者的生存期与预后非常差,衰竭死亡的风险更高,留给治疗的机会也更少。

  近期还有一项噩耗传来:首款获批的KRAS抑制剂索托拉西布(Sotorasib,AMG510)因长期疗效不足、患者总生存期相比化疗没有优势,正面临撤回批准的窘境。

  不过令人振奋的是,越来越多的新药问世,让这部分身陷绝境的患者看到了新的曙光!全球肿瘤医生网为大家总结了这一靶点的8款重磅新药与新方案,其中3款有正在招募患者的免费临床试验项目!

  已上市靶向药新方案,缓解率最高73%

  目前,临床上已经获批的KRAS G12C抑制剂有两款,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AMG510与MRTX849。为了获得更好的疗效,药企正在研究这两款药物的各类联合用药方案的效果。其中,联合化疗与联合免疫治疗的方案,效果比较理想。

  01、索托拉西布+化疗

  根据本年度世界肺癌大会(WCLC)上的报告,使用索托拉西布(Sotorasib,AMG510)+卡铂+培美曲塞治疗KRAS G12C突变患者,作为一线方案时的整体缓解率高达73%,作为二线方案时的整体缓解率也达到了55%。

  安全性如何

  相比起单药试验当中的历史数据,联合方案的不良事件、导致停药的风险略有升高,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副作用比较多。但稍多的副作用换来了很高的疗效,联合方案仍然为患者提供了一种获得更好疗效的途径。

  02、阿达格拉西布+派姆单抗

  阿达格拉西布(Adagrasib,MRTX849)的数据在正在进行的ESMO大会上又有了更新。Ⅱ期KRYSTAL-7试验中,阿达格拉西布联合派姆单抗(K药)作为PD-L1≥50%的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整体缓解率可以达到63%,疾病控制率也有84%;目前缓解的持续时间与无进展生存期数据还未完成计数,但已经超越了10个月。

  安全性如何

  分享这份试验结果的时候,专家特地提到了阿达格拉西布的“同类竞品”,索托拉西布(AMG510)。她表示,索托拉西布也同样进行过与免疫治疗药联合,共同作为一线治疗方案的临床试验。但从结果上来说,该项方案的肝毒性很严重,尤其发生在治疗的30天内。

  但阿达格拉西布(MRTX849)就没有这样的困扰。专家分析,这与阿达格拉西布稳定的药代动力学有关,整体来说,安全性是可以接受的。

  有没有免费的临床试验

  阿达格拉西布(MRTX849)有正在招募国内患者的临床试验项目!现在大部分肺癌基因检测都能够覆盖KRAS G12C这个靶点,大家可以翻看自己的检测报告。如果需要专业顾问帮助解读报告,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

  3款国产药,开启靶向治疗新时代

  作为近几年最热门的靶点,KRAS G12C的国研新药数量非常多。其中多款新药,已经在国际性权威学术会议,例如ASCO大会、ESMO大会、世界肺癌大会等会议上,公布了令人振奋的出色数据。

  01、Garsorasib(D-1553)

  此前2022年ASCO大会上,上海胸科医院陆舜教授曾经公开了D-1553治疗多类KRAS G12C突变的实体瘤患者的疗效。结果显示,患者的整体缓解率为40.4%,疾病控制率高达90.4%。

  适合哪些患者

  D-1553是一款益方生物自主研发的口服KRAS G12C抑制剂,在包括非小细胞肺癌在内的多类实体瘤当中具有良好的治疗潜力。

  有没有免费的临床试验

  D-1553有正在招募国内患者的临床试验项目!适应症包括KRAS G12C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以及其它各类实体瘤。

  现在大部分基因检测都能够覆盖KRAS G12C这个靶点,大家可以翻看自己的检测报告。如果需要专业顾问帮助解读报告,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

  02、JAB-21822

  JAB-21822的安全性与疗效都非常出色。根据2022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公布的数据,JAB-21822治疗KRAS G12C突变非小细胞肺癌整体缓解率为56.3%,疾病控制率更是高达90.6%。

  除此以外,在400mg/d及800mg/d剂量组中,患者的整体缓解率更是达到了66.7%,疾病控制率100%。

  JAB-21822的成就有哪些

  JAB-21822是一款由加科思自主研发的KRAS G12C抑制剂,目前已经在中国、美国及欧洲多国启动多项针对晚期实体瘤患者的临床试验项目,涵盖了JAB-21822单药以及与SHP2抑制剂、PD-1抑制剂、西妥昔单抗等的联合方案。

  前段时间,这款药物还获得了中国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CDE)授予的突破性治疗药物认定。根据CDE的标准,获得此项认定,意味着JAB-21822当前取得的良好疗效与安全性已经得到了最权威的认可。此后,这款药物的上市进程即将“开足马力”,尽快与患者见面。

  有没有免费的临床试验

  JAB-21822有正在招募国内患者的临床试验项目,适应症主要包括KRAS G12C突变的结直肠癌。

  现在大部分基因检测都能够覆盖KRAS G12C这个靶点,大家可以翻看自己的检测报告。如果需要专业顾问帮助解读报告,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

  03、HRS-4642

  HRS-4642是一款KRAS G12D抑制剂,对于目前KRAS突变癌症的治疗来说,有着开拓性的意义。

  正在进行的本年度ESMO大会上,周彩存教授带来了HRS-4642最新的Ⅰ期研究数据。结果显示,在共计18例患者(10例为肺腺癌,5例为结直肠癌,阑尾粘液腺癌、卵巢癌和胰腺癌各1例)当中,HRS-4642的疾病控制率达到了61.1%;受试者中33.3%病灶缩小,主要包括肺癌与结直肠癌。

  KRAS G12D有没有临床试验

  虽然很少,但KRAS G12D这个靶点也是有临床试验项目的!

  在此我们就不列出具体项目了,有需求的患者,可以致电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获得帮助。

  3款引进药,缓解率可超过50%

  除了国产药以外,多家国内药企也将外国药企研发出的、具有疗效优势的KRAS抑制剂引进国内,开展国内的临床试验项目。希望尝试这些新药的临床试验的患者,可以联系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询问项目是否还有剩余名额。

  01、IBI351

  对于非小细胞肺癌,IBI351单药治疗的整体缓解率为50.9%,疾病控制率92.7%;其中600 mg、每日2次的剂量组,整体缓解率达到了61.9%,疾病控制率更是有100%。

  适合哪些患者

  IBI351(GFH925)已经获得了NMP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称号,用于治疗KRAS G12C突变且既往接受过至少1线全身治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02、GDC6036

  近期发布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数据显示,在KRAS G12C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当中,GDC-6036的整体缓解率为53.4%。

  根据2022年世界肺癌大会期间公布的数据,GDC-6036治疗KRAS G12C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整体缓解率高达53%(其中46%已经得到影像学确认)。在受试的患者当中,90%曾经接受过铂类药物化疗,86%曾经接受过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

  此外根据2023年世界肺癌大会上的报告,在12例曾经接受过KRAS G12C抑制剂治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当中,JDQ443+TNO155治疗的整体缓解率为33.3%,疾病控制率为66.7%。

  有什么特点

  GDC-6036是一款口服KRAS G12C抑制剂,与对应靶点不可逆地结合,关闭其致癌信号传导。临床前研究(体外研究)结果表明,与已经上市的两款KRAS抑制剂Sotorasib和Adagrasib相比,GDC-6036的选择性更强。

  03、JDQ443

  JDQ443用于治疗包括非小细胞肺癌、结直肠癌、胰腺癌和卵巢癌等在内的KRAS G12C突变患者,整体缓解率可以达到28.2%(其中已确认的整体缓解率为20.5%),疾病控制率82.1%。

  适合哪些患者

  JDQ443是一款口服KRAS G12C抑制剂,对于包括非小细胞肺癌在内的各类实体瘤都有很好的治疗潜力。

  担心缺少了“领头羊”的KRAS药物研发变得困难、患者得不到急需的新药?事实上,新药远比你想象中多得多。

  随着癌症治疗的发展,曾经“不可成药”、“最难治”的突变,终于也迎来了更多的“挑战者”。上面这8类药物,对于KRAS G12D、G12C等突变的患者来说,都有可能是“救命药”。有机会尝试临床试验的患者要抓住机会,不适合接受临床试验的患者也不要放弃,可以去尝试其它有益处的方案。我们和大家一样,一直期待着KRAS这一突变能够真正被“攻克”的那天。

紧急通知!如果您有相关基因靶点突变,例如有
EGFR/ALK/NTRK/HER2/claudin18.2/等靶点突变,
请速联系我们,为您申请临床新药,获取营养补助等


1. 添加医学顾问微信,扫描☟二维码
2. 备注【癌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