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会诊案例

胰腺癌专家会诊,第二诊疗意见让患者从医生口里的"死刑犯"变成了正常人

2021-12-282368

  胰腺癌专家会诊,第二诊疗意见让患者从医生口里的"死刑犯"变成了正常人

  胰腺癌是胰腺恶性肿瘤中最常见的一种伤害人们健康的大敌,夺走了许多人的生命,如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香港明星沈殿霞等。胰腺癌占全身各种癌肿的1%—4%,占消化道肿瘤的8%—10%,在全身恶性肿瘤中占第4位,仅次于肺癌、大肠癌及乳腺癌。

  为什么胰腺癌如此难治

  由于胰腺癌(胰腺癌)很少能在发病早期被诊断出来,从而很少能被治愈。即便是早期被发现出来,想要彻底治愈也是非常困难的。

  目前,唯一可能的胰腺癌的治疗手段是一种复杂的、充满神秘色彩的十二指肠疗法(“惠普”)的手术。

  外科手术切除癌肿是治疗的主要手段,但是病程3—6个月之久就意味着患者已经失去了最佳的手术治疗机会,于是手术切除率低,死亡率高,这时以影像学标准只能挑选出10%—20%的患者接受手术治疗。术后5年生存率也只有10%—25%,其中淋巴结转移者生存率更低。

  虽然胰腺癌的治疗险而艰难,但也不是毫无希望。米切尔的故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在长时间的手术未能从她的胰腺中切除癌性肿块后,莎琳·米切尔的医生告诉她,没有其他办法了。然而,米切尔并没有准备好放弃希望并在杜克寻求第二意见。由于她的决心,她现在没有癌症,并且每天都心存感激。

  作为一名护士,每天在医院里看到各种被病痛折磨的病人,米切尔很清楚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太重要了。因此,2016年,当她出现剧烈腹痛、恶心呕吐时,她直接去了急诊室,前后3年,经历了无数次的检查和医生就诊,才最终被确诊为:胰腺癌。

  查出胰腺癌,被告知已无治疗方法

  深知这一疾病的恐怖之处,在结果出来以后,米切尔随即见了胃肠病肿瘤专家,在家附近接受了化疗和放疗。2020年8月,她接受了切除胰腺肿瘤的手术,但事情并没有按计划进行。她被告知:癌症已经侵入了附近的血管,已经无法实施手术,而且永远无法手术,回家好好度过剩余的时光吧。

  初次听完这段话,米切尔的世界都暗淡了,她觉得可能自己也就只能按照医生的建议,在家等死。但是,当她在家待了2周后,突然觉得自己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强烈的求生意志让她找了自己的主治医师,并要求对方将自己转诊给其他医生。

  杜克大学的第二意见带来希望

  不久之后,米切尔来到了杜克大学,她就是想知道这里的医生是否也会下一样的诊断,告诉她不能手术。Michael Lidsky博士热情的接待了她,并且告诉她:虽然不知道是否有效,但我和我所在小组的医生一致认为可以试一下。

杜克癌症中心胃肠外科医生迈克尔利德斯基

Michael Lidsky(迈克尔利德斯基)

胃肠外科医生,外科肿瘤学专家

杜克癌症中心-达勒姆,北卡罗莱纳州

专业领域:肝脏外科、胰腺外科、胰腺癌、胆管癌、肝动脉输液

  个人宣言:我喜欢用个性化和整体的治疗计划来治疗每位患者,经常利用创造力为他们量身定制治疗方案

  为了能手术,米切尔接受了更多的化疗,她也因为频繁的化疗而出现严重的过敏反应,脚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神经病变。

  为了切除肿瘤,手术团队进行了惠普尔手术-一种激进的手术,切除部分胰腺、小肠、胃、胆管和周围的淋巴结。然后重建剩余的器官以恢复正常功能。

  但是因为米切尔之前做过一次手术,手术留下的疤痕组织和肿瘤附近的血管因此变得有些复杂。为了降低风险,杜克血管外科医生也参与了此次手术。拥有受过专科培训的血管外科和胰腺外科并且在此类手术中具有丰富经验的医生,在一般的医院很少见,但是对于杜克这种大型学术中心却很常见,这也是很多患者选择不远万里前来就诊的一大原因。

  惠普尔手术虽然复发,但是杜克有很多成功的经验,米切尔的手术进行的很成功,直到今日,她都感觉很好。现如今米切尔定期参加神经病的物理治疗,每周远程工作20小时,并期待与家人和朋友共度时光。她很感谢 Lidsky博士和她的团队,也庆幸自己当初在杜克寻求了第二意见,因为如果没有寻求第二意见,她不会是现在的自己,也可能早就已经离开了人世。

  什么叫第二诊疗意见?为什么患者要寻求第二意见呢?

  第二诊疗意见,顾名思义,就是患者在已经获得诊断(第一诊断意见)的基础上,去寻找自己主治医生以外别的其他医疗机构或医生寻求更多的诊疗建议,来确认判断和评估治疗方案。

  虽然叫做第二意见(second opinion),但事实上不仅仅指的是寻求两个医生的建议,很多时候指的是寻求多于两个医生的意见。通常情况下患者可以每次通过门诊获得一个医生的第二意见,也可以通过多学科会诊MDT的形式一次性获得多个医生的集体意见。

  在任何时候,患者都有寻求第二诊疗意见的权利。对于患有癌症这种顽疾的患者来说,在开始进行恰当的疗程或手术前,第二诊疗意见其实是患者和患者的主治医生必须采取的一项步骤,亦是对患者宝贵的生命应有的责任。

  为什么肿瘤患者需要寻求第二意见

  01、肿瘤总体误诊误治率约为30%左右

  肿瘤是所有疾病中最容易误诊的。由于恶性肿瘤的诊断十分复杂,临床表现千差万别,临床医生不可避免的会发生误诊误治。因此对于癌症来说,欧美各国会鼓励患者寻求第二意见,尤其是在开始手术、放疗、化疗、靶向治疗等药物治疗之前,以明确诊断及治疗方案。

  据统计,著名的美国梅奥诊所,有21%的患者用第二诊疗意见取代原有诊断意见;美国克利夫兰诊所约有25%的患者第二诊疗意见与初始意见不一致;在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则有27%的患者选择第二诊疗意见。近80%的患者寻求到了不同的治疗方案,从而保证了患者的知情权和对治疗方案的选择权。

  02、医生医疗水平受限

  医生之间在专业知识、行医经验和判断能力方面也有差别。另外,即使诊断意见一致,治疗方案也可能有差别。新的药物和治疗手段层出不穷,更新迅速。医生的知识、经验、甚至个性,都有可能影响到治疗方案的制定。

  03、寻求第二意见有利于决定下一步医疗决策

  第二诊疗意见可以帮助患者对自己的疾病更为了解。在第二诊疗意见和原始诊疗意见一致时,患者会更放心也更信任尊重自己的主诊医生,在治疗过程中会更配合,而且有利于鼓励家属参与医疗决策。当第二诊疗意见和原始诊疗意见不同时,进一步的讨论和分析自然也会有助于避免错误或不必要的治疗。

  为什么要选择杜克治疗胰腺癌

  01、专业的胰腺癌团队

  杜克医学院的医学肿瘤学家、放射肿瘤学家、外科肿瘤学家和支持团队每周会面一次,为患者提供个性化的护理是该院的目标。

  02、肿瘤患者营养支持治疗很重要

  杜克学院拥有专业的营养师会对所有患者进行评估,并提供饮食和补充剂方面的咨询,以促进患者尽快恢复。对于需要手术的患者,营养师也会帮助您尽快恢复正常饮食和消化功能,这是很多胰腺癌患者病情恶化的主要障碍,在这里都可以得到很好的解决。

  03、大容量惠普尔中心

  杜克大学每年进行大约100次惠普尔手术。这项复杂的手术需要极高的外科技能和知识渊博的工作人员,而这两者您都可以在杜克大学找到。研究表明,在像杜克大学这样的主要癌症中心接受惠普尔手术的患者,手术并发症更少,住院时间更短,康复更快。

  04、腹腔镜惠普尔体验

  自 2010 年开始进行这种先进的微创外科手术以来,杜克已经进行了 100 多次腹腔镜 惠普尔手术。我们的经验缩短了手术时间、减少了失血量和缩短了住院时间。

  05、全国公认的专家

  杜克大学医院的专家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资助,研究护理胰腺癌和胰腺癌前病变患者的新方法。总的来说,我们的研究结果已发表在 200 多种受人尊敬的医学期刊上,包括《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我们还是国家综合癌症网络的一部分,该网络是美国领先的癌症中心联盟,致力于改善患者护理。

  06、获得临床试验

  作为国家癌症研究所指定的综合癌症中心的一部分,我们的胰腺癌团队因通过正在进行的研究和临床试验探索新疗法而受到认可。作为杜克大学的患者,您可能有资格参加在新疗法广泛可用之前测试新疗法的临床试验。

  全球会诊中心是全球肿瘤医生网为癌症患者建立的远程专家咨询平台,与全球三十余家顶尖癌症中心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患者可通过会诊中心,在全球范围内选择最专业的医院,最顶尖的医生。让大牌专家为您量身定制最佳诊疗方案!如有会诊或出国就医需求,均可通过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了解详情。

  会诊专家推荐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胃肠肿瘤中心主任Charles Fuchs, MD

Charles Fuchs, MD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胃肠肿瘤中心主任

专业领域 胃肠道肿瘤

Charles Fuchs博士擅长胃肠恶性肿瘤的治疗,同时也涉足胰腺癌的研究与治疗

紧急通知!如果您有相关基因靶点突变,例如有
EGFR/ALK/NTRK/HER2/claudin18.2/等靶点突变,
请速联系我们,为您申请临床新药,获取营养补助等


1. 添加医学顾问微信,扫描☟二维码
2. 备注【癌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