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乳腺癌免疫治疗

三阴乳腺癌免疫治疗成功案例

全球肿瘤医生网2020-10-29乳腺癌免疫治疗75855

  三阴乳腺癌免疫治疗成功案例

  1986年, 时年51岁的布伦达·贝希托德(Brenda Berchtold)被确诊患有三阴性乳腺癌,当时她的治疗选择很有限:手术,放疗和化疗是金标准。从那时起,情况逐渐发生了变化,布伦达现在正用着一种最新的药。

  三阴乳腺癌患者布伦达·贝希托德

  这就是最好的礼物。

  它被称为阿特珠单抗(也称为MPDL3280A,由Roche / Genentech制造),属于检查点抑制剂的免疫疗法。

  Brenda在其医生Leisha A. Emens博士的推荐下于2013年参加一项临床试验,从而获得了该药的使用权。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of Medicine)的研究人员也恰好是该研究的首席研究员。参加试验后,她的肿瘤已明显缩小。

  如下是一段对布兰达的采访:

  最初被确诊是什么情况

  布伦达:1986年,那年我22岁,结婚才3年。我发现一个小肿块,去医院,确诊是三阴性乳腺癌。

  那时候您的医生告诉您有关该诊断的什么信息?对您的治疗意味着什么?

  布伦达:嗯,那段时间很艰难。医生告诉我的丈夫(不是我)这是一种非常恶性的癌症,得想办法治疗。我进行了根治性全切除术和放疗。然后缓解了七年时间。然后有复发了,做了化疗。

  做化疗时候什么情况

  布伦达:掉头发。感觉很不好。好几轮化疗,因不断复发。我知道化疗不能一劳永逸,还会再复发的。

  从您首次被确诊以来已经有好几年了,您是怎么开始参与免疫疗法试验的

  布伦达:从2007年到2012年,大约五年时间里,我一直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的西宾医院做化疗和临床试验,但效果一般。因此,我的主治医师Antonios Christou博士建议我去更好的医院。然后我就去了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求助于雷莎·埃曼斯医生。

  您何时开始服用抗PD-L1药物,您的医生怎么说的

  Brenda:2013年,Emens博士说PD-L1药物能激活T细胞抵抗癌细胞。虽然可能有风险,但我别无选择,唯有一试。我接受两次剂量后,影像显示肿瘤减少了70%。

  那很棒啊,听到这个消息,您心情是怎样的

  布伦达:我说:“天哪。真的假的?我中彩票(笑)啦。” 这就如同我人生中收到的最好的礼物。然后接下来的16个周期,一切OK。

  你现在停药了吗

  布伦达:我停药已经快一年了。但又了。左侧还有一个淋巴结节。因此,我得以重新开始。

  即使癌症已经进展,他们仍允许您重新参加试验

  布伦达:是的,他们给了我一个时间区间,在这个时间内我可以再参加。

  现在病情怎样

  布伦达:很棒。淋巴结和肿瘤缩小了近63%。

  总体而言,就副作用而言,与化学疗法相比,您怎么说呢

  布伦达:哦,我感觉化疗好90%。不掉头发。很少恶心。轻微疲劳,不严重。我的副作用是主要甲状腺问题。他们使用Synthroid来解决这个问题。

  谁在您的支持团队中

  布伦达:我的丈夫,父母,以及我所有的家人和朋友。我们很年轻就结婚了,他。他一直在我身边100%支持我。

  参与临床试验感觉如何

  布伦达:哦,太棒了。我参其中拯救自己又能为将来的病友们做些贡献,……感觉自己也很了不起呢。

  您有什么想对其他处于临床试验状态的患者说的呢

  布伦达:我想说,如果那是您生存的唯一机会,那就去做吧,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如果可以的话,请尝试使用免疫疗法药物,至少我的治疗效果非常好。而且也不要放弃。我在巴尔的摩有一块写着“希望”一词大牌匾。

  您是怎么做的拿得起放得下的

  布伦达:我是热爱生活,我的家人伴我度过了难关,我有个目标。看着孩子们从小学到大学再到...这是我保持动力的原因。

  https://www.cancerresearch.org/immunotherapy/stories/patients/brenda-berchtold

全球肿瘤医生网提醒患者: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技术,包括cart细胞,树突细胞疫苗,NK细胞

TILs细胞,TCR t细胞治疗癌症疫苗等技术均处于临床试验阶段,未获准在医院正式使用。国内患者可以参加正规临床试验,在医生的监管下使用,全球肿瘤医生网不推荐患者贸然尝试任何医疗机构和研发机构的收费治疗。
本网站新闻资讯、文章、研究数据、治疗案例均来自于国内外医学论文,所涉及到的新药、新技术有可能还处于临床研究阶段,患者不能作为治疗疾病的依据。癌症治疗目前尚无治愈手段,患者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在医院接受正规治疗或参加新药新技术临床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