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肿瘤医生网
欢迎来到全球肿瘤医生网!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合作会诊平台
      免疫系统通常是人体的第一道防线,。但是有时肿瘤释放出一种信号能够防止免疫系统正常工作。 OPDIVO阻断了这种信号,帮助免疫系统恢复对抗肿瘤的能力。因为 OPDIVO作用于你的免疫系统。它可能会引起你的免疫系统攻击身体的正常组织和器官,影响他们工作的方式。出现相应的副作用。

革命性抗癌药PD-1进入澳医保,只要6.3澳币!比麦当劳早餐还便宜!

它能通过提高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通过阻断PD-1/PD-L1信号通路,帮助机体恢复抗肿瘤的免疫反应,最终使癌细胞死亡…

PD1被称之为神药,所有的肺癌患者都能用吗?

从2014年至今,美国FDA已经批准了5种PD-1/PD-L1抗体药物上市,遍布恶性黑色素瘤、肺癌、肾癌、膀胱癌、头颈部肿瘤等多个病种。

结直肠癌临床数据

该批准基于研究CA209142的数据,入组的患者包括MSI-H和微卫星稳定的患者。患者被随机分入单药nivolumab组和nivolumab联合ipilimumab组。在单药组全组中,ORR为32%(24/74; 95%CI, 22-44),2名患者达CR,22名患者PR。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终点尚未达到。53名患者既往接受过5-FU、奥沙利铂和伊立替康的治疗。该亚组中的ORR为28%。该组的CR率为1.9%,PR率为26%。mDoR终点尚未达到。

了解更多>

尿路上皮癌临床数据

Opdivo治疗转移性尿路上皮癌(mUC)新适应症的获批,是基于一项II期临床研究CheckMate-275的数据。在270例含铂化疗期间/化疗后或接受含铂新辅助治疗/辅助治疗一年内病情进展的铂难治、转移性或不可切除性尿路上皮癌(mUC)患者中开展,其中PD-L1表达≥1%的患者比例为46%。数据显示,患者接受Opdivo治疗后,确认的客观缓解率(ORR)为19.6%(95%CI:15.1-24.9,n=53/270)、完全缓解率(CRR)为2.6%(n=7)、部分缓解率(PRR)为17%(n=46);

   非小细胞肺癌临床数据临床数据

Opdivo晚期肾细胞癌适应症的获批,是基于开放标签随机III期研究CheckMate-025的积极顶线数据,与诺华抗癌药Afinitor(everolimus,依维莫司)相比,Opdivo显著延长了患者的总生存期(中位OS:25个月 vs 19.6个月),且OS收益独立于PD-L1的表达状态。除了延长总生存期,Opdivo在总缓解率(ORR:21.5% vs 3.9%)、缓解持续时间(中位DOR:23.0个月 vs 13.7个月)也表现出了相对于Afinitor的显著优越性。该研究中,Opdivo的安全性与此前的研究一致。 了解更多>

使用Opdivo需检测PD—1/PD—L1基因是否突变

PD-1/PD-L1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是当前广为研究的新一类抗癌免疫疗法,旨在充分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抵御、抗击癌症,通过阻断PD-1/PD-L1信号通路使癌细胞死亡,具有治疗多种类型肿瘤的潜力,实质性改善患者总生存期。目前,全球热门的两大PD-药物KEYTRUDA(pembrolizumab)”、“Opdivo(nivolumab)”自2014年以来,一路披荆斩棘,不断降服各类临床上的难治性肿瘤,给无数癌症患者带来了新希望。

免疫系统通常是人体的第一道防线,。但是有时肿瘤释放出一种信号能够防止免疫系统正常工作。OPDIVO阻断了这种信号,帮助免疫系统恢复对抗肿瘤的能力。因为 OPDIVO作用于你的免疫系统。它可能会引起你的免疫系统攻击身体的正常组织和器官,影响他们工作的方式。出现相应的副作用。

相关临床试验(PD—L1基因患者可申请)

Nivolumab 联合伊匹木单抗治疗不可切除胸膜间皮瘤一线疗法III 期、随机、开放性试验

实验地点:
上海胸科医院                     北京协和医院     

比较Nivo联合伊匹木单抗与培美曲塞联合顺铂或卡铂方案作为一线疗法治疗不可切除胸膜间皮瘤患者的PFS,OS和ORR, DCR 2.评价PD-L1表达是否为 ORR, PFS 和 OS 的预测生物标志物。

阿可拉定对比索拉非尼一线治疗PD-L1阳性晚期肝细胞癌受试者的有效性与安全性

实验地点: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阿可拉定(IC-162)是从药材淫羊藿中提取得到的单一有效成分,可特异性结合ER-α36 受体的小分子化合物,能特异性激活表达ER-α36 肿瘤干细胞所介导的ERK 信号通路,同时可以促进基于JNK/SAPK通路的细胞凋亡。

如何使用药物需要专家会诊

Birrer, Michael J.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医学博士

Don S. Dizon, MD

麻省总医院
妇科肿瘤学临床主任

Penson, Richard T

麻省总医院
妇科肿瘤临床主任

Thomas Toth

麻省总医院
生殖生物学副教授

拒绝海外药品代购,正规海外就诊治疗

购药市场风险

假药风险:抗癌药物代购市场极为混乱,药品来源复杂,仿制药冒充原研药,违法加工原料药,药品有效期混乱,药品来源难以溯源,市面上还充斥大量假药,国内患者防不胜防;
交易风险:通过网络代购无法当面交易,交易方式为先钱后货的方式进行交易,交易风险极大。极有可能出现付款后拿不到药,代购无法联络,药品有效期已过,药品版型不对等风险,耽误患者治疗;
保温风险:一些针剂药物需要2-8度恒温保存,网络代购一般通过普通海鲜保温箱快递,在快递过程中,存在保温不好,温度过高,药物失效的风险。
治疗风险: 由于患者拿到的药物不是从正规医院、诊所或药店获得,来源不明,药物成分不明,存在假药或者伪劣药的可能,或者可能无法得到药物的有效治疗,内地医生也无法验证药物的治疗效果,导致患者丧失治疗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