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肿瘤医生网
欢迎来到全球肿瘤医生网!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合作会诊平台
在亚洲人和有色人种中,原发于皮肤的黑色素瘤占50%~70%,最常见的原发部位为肢端(约占所有黑色素瘤的50%),即足底、足趾、手指末端及甲下等部位,其次为粘膜黑色素瘤(约占20%左右),而欧美白种人这两种亚型仅占所有黑色素瘤的5%。黑色素瘤是皮肤肿瘤中恶性程度最高的瘤种,容易出现远处转移。早期诊断和治疗因而显得尤为重要。
达拉非尼价格:12000-13000/50mg*28粒

恶性黑色素瘤老药治肺癌,FDA都说行

DA批准了达拉非尼和联合曲美替尼(Trametinib,T)用于BRAF V600E突变的肺癌患者,有效率超过60%,做过基因检测的患者快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突变,中奖没?

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治疗BRAF V600突变黑色素脑转移瘤

II 期试验提供了 BRAF 抑制剂达拉非尼 (Tafinlar) 和 MEK 抑制剂曲美替尼 (Mekinst)联合治疗 BRAF V600 突变黑素脑转移瘤患的缓解情况。德克萨斯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的 Michael A. Davies,MD 和《柳叶刀肿瘤学》的同事报告了这些发现。

Dabrafenib治疗组和达卡巴嗪BRAF V600E阳性黑色素瘤临床数据

研究总计招募了250例BRAF V600E阳性黑色素瘤患者,按3:1分成dabrafenib治疗组和达卡巴嗪(dacarbazine)治疗组。结果显示,dabrafenib治疗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5.1个月,ORR为57%;达卡巴嗪治疗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2.7个月,ORR为17%。副作用为 最常见的(至少20%发病率)是眼角膜角质化、头痛、肾炎、关节痛、乳头状瘤、脱发和黄斑病。严重的不良反应是新原发性皮肤癌(皮肤鳞状细胞癌、新原发性黑色素瘤和角肌瘤)、发热(需入院)、高血糖和虹膜炎。了解更多>

达拉非尼治疗黑色素瘤II期临床研究II期临床研究

研究总计招募了162例III到IV期BRAF V600E或V600K突变黑色素瘤病人,先前接受不超过一种化疗方案和/或白介素2治疗可入组,先前用过BRAF抑制剂或MEK抑制剂的患者排除。随机分成三组:每天口服一次2mg曲美替尼,每日口服两次150mg达拉非尼(n=54);每天口服一次1mg曲美替尼,每日两次口服150mg达拉非尼(n=54);每天口服一次150mg达拉非尼(n=54)。2mg曲美替尼+dabrafenib治疗组76%有其癌皱缩和消失(客观反应)平均持续10.5个月了解更多>

四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服用两种药物临床数据

这项研究纳入的是四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36个未接受过治疗的患者为一组,57个接受过治疗的患者为一组,两组患者每天服用150mg达拉非尼两次,2mg曲美替尼一次。研究者评估的客观缓解率(ORR)是研究的主要指标。第二组患者入组前都进行过至少一次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其中有三分之一经历了至少2个治疗周期。 其中有68%的患者疾病没有发生进展。药物获批时,还未获得这一组患者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或无进展生存期的结果。 了解更多>

使用达拉非尼需检测BRAF V600E基因是否突变

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靶向作用的对象分别是BRAF和MEK1/2,它们是RAS/RAF/MEK/ERK通路中丝氨酸/苏氨酸激酶家族中的两种不同的激酶。而此通路在多种癌症的发生发展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包括非小细胞肺癌和黑色素瘤。 达拉非尼和曲美替尼联用的获批,使得BRAF V600E成为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第四个基因组生物标志物,前三个依次是EGFR、ALK和ROS1。FDA还批准了oncomine Dx靶向检测(http://www.chemdrug.com/sell/76/),这是一种下一代测序(NGS)测试,能够检测出BRAF,ROS1和EGFR基因突变。

相关临床试验(BRAF V600E基因患者可申请)

转移性黑色素瘤中对AMG 232进行评估(NCT02110355 )

实验地点: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麻省总医院

晚期黑色素瘤中PD-1抗体PDR001联合达拉非尼与曲美替尼的研究(NCT02967692)

晚期黑色素瘤中PD-1抗体PDR001联合达拉非尼与曲美替尼的研究(NCT02967692)

实验地点:
MD安德森癌症中心

评价一种抗PD-1抗体(PDR001)、BRAF抑制剂(dabrafenib)和一种MEK抑制剂(曲马替尼)在不可切除或转移性BRAF V600突变型黑色素瘤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如何使用药物需要专家会诊

F. Stephen Hodi, Jr., MD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医学博士

Rizwan Haq, MD, PhD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助理教授

Lee, Richard JaeBong

纪念斯隆卡瑟琳
医学博士

Haynes, Alex B

麻省总医院
医学博士

拒绝海外药品代购,正规海外就诊治疗

购药市场风险

假药风险:抗癌药物代购市场极为混乱,药品来源复杂,仿制药冒充原研药,违法加工原料药,药品有效期混乱,药品来源难以溯源,市面上还充斥大量假药,国内患者防不胜防;
交易风险:通过网络代购无法当面交易,交易方式为先钱后货的方式进行交易,交易风险极大。极有可能出现付款后拿不到药,代购无法联络,药品有效期已过,药品版型不对等风险,耽误患者治疗;
保温风险:一些针剂药物需要2-8度恒温保存,网络代购一般通过普通海鲜保温箱快递,在快递过程中,存在保温不好,温度过高,药物失效的风险。
治疗风险: 由于患者拿到的药物不是从正规医院、诊所或药店获得,来源不明,药物成分不明,存在假药或者伪劣药的可能,或者可能无法得到药物的有效治疗,内地医生也无法验证药物的治疗效果,导致患者丧失治疗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