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肿瘤医生网
欢迎来到全球肿瘤医生网!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合作会诊平台
艾乐替尼导读
2017年12月底,LOXO-101已经开始向美国FDA提交上市申请,用于治疗带有NTRK融合基因的成人或儿童实体瘤患者,预计2018年初完成申请,然后等待FDA批准——就现有的数据而言,FDA很有可能会加速通过它。也就是说在2018年上半年,LOXO-101就很可能会在美国本土上市。 届时Rossy将会在第一时间跟踪报导,上市后,患者就可以通过全球肿瘤医生网医学部咨询购药流程了。
 
艾乐替尼临床数据

老少通吃、17种癌症有效率高达75%!

艾乐替尼临床数据

LOXO-101是第一个口服、针对17种不同肿瘤、儿童和成年人都可以用的广谱靶向药。Larotrectinib已被证明在不限年龄和肿瘤类型的Trk融合癌症患者中,具有持久的抗肿瘤作用和良好的耐受性,副作用很小。
实验设计: 共有55名患者,包括阑尾癌,乳腺癌,胆管癌,结直肠癌,胃肠道间质瘤(GIST),婴儿纤维肉瘤,肺癌,黑色素瘤,胰腺癌,甲状腺癌等17种肿瘤。根据研究者的评估,总体有效率为75%。在1年时,71%的患者持续响应,55%的患者无进展。尚未达到中位持续时间和无进展生存期。平均随访9.4个月,86%的患者(44例患者中有38例)正在继续治疗或接受了旨在治愈的手术。

部分儿童肿瘤的治疗应答率高达93%!

这是一项1/2期临床研究,在美国的8个地点完成,入组的病人都是1月大小到21岁的婴儿、儿童和青少年。伴有局部转移或者中枢神经系统转移。
实验设计:
这些患者被分为3个剂量组:
第一组,每天2次,每次100毫克的成人剂量。那么每个儿童根据年龄和体重比模型去换算每一个患者具体使用的剂量。
第二组,每天2次,每次150毫克的成人剂量。那么每个儿童根据年龄和体重比模型去换算每一个患者具体使用的剂量。
第三组,不管年龄如何,每天2次,每次剂量是100毫克/平方米,相当于成人II期临床最大剂量的173%。
2015年12月至2017年4月,招募了24位患者(其中17名患者携带TRK融合阳性),这些患者的平均年龄是4.5岁。
实验结果:
有14例对Larotrectinib拉罗替尼)的治疗产生了应答,而7例TRK融合基因突变阴性的病人对治疗都没有产生应答,这说明这个药物是只针对TRK融合阳性的。因此,大家基因检测时,一定要找个靠谱的大公司使用组织样本,分析基因突变的情况,万一有这个突变就中大奖啦!
其中NTRK1和TMP3融合的两名患者出现了完全缓解,另外两名是部分缓解; NTRK3和ETV6融合的两名患者出现了完全缓解,有4名患者是部分缓解; 其中未知融合类型的卡在了部分缓解的边缘上;
TRK融合突变阳性的患者中,8例是婴儿纤维肉瘤,7例是其他软组织肉瘤,2例是乳头状甲状腺癌。15例TRK融合突变阳性的病人。即不管肿瘤类型如何,只要是TRK阳性,对治疗的应答情况都还是不错的!

使用LOXO-101需检测NTRK1、NTRK2、NTRK3是否突变

LOXO-101是一个靶向药,针对的是NTRK1、NTRK2或者NTRK3基因融合的肿瘤患者。所以,做过多基因检测的患者,一定去看看检测报告有没有这个基因融合。如果有,就中大奖了。

据了解,LOXO-101原本是由国外一个很小的制药公司- Loxo Oncology公司研发的,只有35个员工,奇迹般的开发出来了这个震惊世界的抗肿瘤药物,让大家再次看到了靶向药的神奇。LOXO-101的临床数据公布之后,制药巨头拜耳公司(就是生产索拉菲尼/多吉美的公司)就与Loxo Oncology公司进行了战略合作,共同推进LOXO-101的上市进程。

如何使用药物需要专家会诊

David Jackman, MD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院
助理教授

Frank V. Fossella, MD

MDAnderson癌症中心
胸部/头颈肿瘤内科教授

Inga Leenes

麻省总医院
肺结核部门主任

Afsheen Iqbal

纪念斯隆凯瑟琳癌症中心
肺癌外科专家

拒绝海外药品代购,正规海外就诊治疗

购药市场风险

假药风险:抗癌药物代购市场极为混乱,药品来源复杂,仿制药冒充原研药,违法加工原料药,药品有效期混乱,药品来源难以溯源,市面上还充斥大量假药,国内患者防不胜防;
交易风险:通过网络代购无法当面交易,交易方式为先钱后货的方式进行交易,交易风险极大。极有可能出现付款后拿不到药,代购无法联络,药品有效期已过,药品版型不对等风险,耽误患者治疗;
保温风险:一些针剂药物需要2-8度恒温保存,网络代购一般通过普通海鲜保温箱快递,在快递过程中,存在保温不好,温度过高,药物失效的风险。
治疗风险: 由于患者拿到的药物不是从正规医院、诊所或药店获得,来源不明,药物成分不明,存在假药或者伪劣药的可能,或者可能无法得到药物的有效治疗,内地医生也无法验证药物的治疗效果,导致患者丧失治疗机会。